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8376|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六集b

  底下講「救難於已然,凡夫之善行,救難於未然,菩薩之修持。二者並行不悖」。這裡講的真的是太到位了,救難於已然,就是災難發生了才去補救的,這是凡夫的善行,就是現在我們世界上大多數人都是這樣的。為什麼?大多數人都是凡夫,他沒見到災難他就吊兒郎當,不重視,災難發生了他就緊張。他來救,當然這也是難得,有善心,但是是凡夫之善心,總不如救難於未然,這是菩薩。然而菩薩的行持,往往凡夫他不知道,因為凡夫眼光短淺,他看不到很遠的未來。菩薩有智慧,看到了,看到了現在就大聲呼籲,奔走於各國去對這些領導人勸說,但是你說聽懂的有幾人?真幹的能有幾人?他能聽懂的、能真幹的,說老實話,他也不是凡夫,他也是菩薩。真有菩薩住世來做這個地區的領導人,這個地區的人民有福;眾生沒福,招感的都是凡夫來做領導人,所以他不懂得救難於未然。那怎麼辦?這個事情我們還是要去做,像師父上人給我們開示的,促進國際和平、推動宗教團結、倫理道德教育這些事情,別人不幹,我們就得幹。雖然八十多歲了,還是要去奔走。希望的是什麼?讓這些凡夫有朝一日他也覺悟了,他也成為菩薩,那這個時候眾生就有福了。其實凡夫和菩薩本沒有區別,一念迷就是凡夫,一念覺就是菩薩。所以老勸、老講,忽然有一天他覺悟了,他就成菩薩了。所以這兩者並行不悖,就是標本要兼治這個意思。

  底下安士先生給我們講了兩則故事,都是帝君他的事跡,第一則故事是「奇冤立判」,這是第十六條,前面說的這裡引用了二十二則故事,這是第十六則。帝君說(這是帝君他做神明的時候顯化的一個故事),在武漢龜山下面有一位叫做何志清的人,他有兩個兒子,大的叫無方,小的叫良能,兩個兒子,兄弟倆。大的兒子娶的是侯釜的女兒,侯家的女兒。過了一年侯釜得了病,父親得病,於是女兒就要回娘家看望父親,跟丈夫無方一起同往。何志清的大兒子跟兒媳婦一起回娘家看望老父,結果走到半路,突然這個太太就想到自己忘了帶一個金環,就想回家拿,正在這個時候,良能就拿著金環到了,大概是良能他知道自己的嫂嫂把金環忘在家,就趕緊給她送過去。見了面以後,良能又告訴他的兄長說,我們家母親也病了,她想看看哥哥,希望哥哥也回去自己家裡看看老母親。這個做哥哥的,就是無方,就對他弟弟良能說,好,我現在就回家,你送你嫂嫂回去,於是他就走了。結果叔嫂兩個人就一起走路,走了一段路以後,嫂嫂就對自己的小叔說,現在我們家已經沒幾里路了,你就先回去,不用勞煩您再送了,良能他也就回去了。

  可是這個女兒一直到晚上都沒有回來,侯釜,就是得病的這個老父,在家裡等女兒等了一夜,女兒沒有回家。等到第二天早上,派人去路上去打聽,就發現自己的女兒已經死了,找到一個屍體,而且已經是沒有頭的,無頭屍,穿著女兒的衣服。這時候馬上就告官,官府就懷疑這是良能可能在路上想要逼迫自己的嫂嫂就範不成,所以就把嫂嫂給殺了。這個事情確實是只有這樣的一個解釋,沒有其他的理由。所以官府就對良能嚴刑拷打逼供,最後屈打成招,良能就認罪了,認罪之後就準備斬首。這個事情發生以後,龜山的山神,叫艾敏,他立即向帝君報告,帝君是管轄這些山神的,把這個事情報告帝君以後,帝君就仔細的了解,才知道,原來那天晚上良能跟他嫂嫂分開以後,嫂嫂回家遇到了一個強賊,這個強賊叫牛資,牛資跟他的太太毛氏有矛盾,他們倆(牛資跟他太太)出來,結果路上就遇到了這個嫂嫂侯氏,牛資就威逼她就範,想要侵犯她,當時候氏不從。於是牛資就想了一個方法,因為他跟他太太有矛盾,懷恨很深,就把他太太給殺了,把毛氏給殺了,然後把侯氏的衣服換成毛氏的衣服,然後把毛氏的頭給砍了,就剩一具無頭屍。這個真相帝君了解以後,於是就立即採取行動,首先就把毛氏的魂追回來,就是被她先生殺害的這個太太的魂收回來,招魂,招了以後毛氏的魂就附在牛資身上,我們講附體,就講出這一段冤情,這下子官府就真相大白,於是立即把牛資抓拿歸案,處決了,而侯氏也能夠回到侯家,良能的冤情也得到了申辯,奇冤立判,奇冤這個大案就大白於天下了,這是帝君匡扶正氣做的一項陰德。

  有的人大概對於附體的現象可能有所聽聞,但是並不是很相信,這個事情我以前也不相信,但是現在我確實對這個沒有懷疑,因為我自己親身經歷過,見過附體。我在美國讀博士的時候,在路易斯安那理工大學,跟我同在一個宿舍樓的有一位台灣同學,他在那邊留學,攻讀碩士學位。這個同學是個基督教徒,他對佛教並不了解,但是他知道我學佛。有一天對我講,他說他有一個師父,這個師父是個老修行,他常常附在我身上。我這一聽,好像有點像天方夜譚,附體這個事情以前知道,但是總是半信半疑,沒有親眼見過。我就跟他半開玩笑的說:是嗎?你要是見到他來的時候,你來找我,我跟他談談。這話說了以後,沒過幾天,有一天他就來敲我宿舍的門,我這一開看見他,他說我的師父來了,你不是要跟他談談嗎?我就想,好吧,你就進來,我就把他請到房間裡坐下,給他倒了一杯可口可樂,我就搬張凳子跟他面對面的坐著,我就看他怎麼個表演。

  結果就看到他,一開始還挺正常的,然後沒多久他說他來了,然後自己把雙腿盤起來,然後把眼珠子往上面一翻,看不見眼珠,只看見眼白,然後他就開始念咒子,念一些密咒,念得真的是有聲有色,一邊念還一邊結手印,就像密宗裡面那個活佛念的那種密咒一樣。因為我過去也見過活佛,聽過他們做的這些灌頂法事,所以那個聲調、那些手印,我一看,這個人做得很內行。我說:這個基督教徒,他哪兒學的這些東西?我就很納悶,看他再往下怎麼表演。緊接著他大概念了有十五到二十分鐘,然後他就開始說話,一說話開腔,這就不是他本人的聲音,是一個很沙啞的老人的很粗獷的這種聲音,而且還不太懂得說普通話。我這個同學他是台灣人,會講普通話,而且國語還很標準,可是換了這個聲音講,那是磕磕巴巴,一聽都是那種藏族的那種聲音,實在有些表達不清的就用幾句英文來搭救一下,就這樣磕磕巴巴的講,讓我能夠聽得懂。我大概能聽懂一半,他跟我講了足足有一個多小時,大概意思講說他是一個在西藏一個山洞裡面修行的一個鬼神,已經修行了兩百多年,他說跟這個孩子有緣,所以常常來照顧他,他是善意的。這個孩子常常念頭不正,所以他來看管他。比如說,他心裡想什麼,這個修行人都知道,有時候看到這些女孩子,心裡就動邪念,這個修行人都知道,都跟我講出來。我一聽,真的是起心動念鬼神都能知道。

  然後也說了很多,說完以後,我還問了他一下,我說你修行兩百多年,你學的是密宗,為什麼你不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這麼問他。他說他也知道淨土法門,他也聽過有極樂世界,可是他說他還沒有真正發願要往生。我這一想,真的是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淨土難遇,你看修行兩百多年了,還沒真正遇到淨土,太可惜了,所以他還在輪迴。我跟他面對面談,大概也談了一個多小時,談到最後他要走了,走的時候也還是這樣結手印、念密咒,一直都是翻著眼白,看不到眼珠子。一般人你這麼做做不來,叫你把眼白翻出來翻一個多小時你做不到。完了之後走了,走了之後他的眼珠子就翻下來了,這個時候就恢復正常。然後我問這個同學,剛才我們倆(我跟你的師父)談話,你有沒有聽到?他說他在旁邊有聽到,但是他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他的身體已經被他的師父控制了,這就是附體。我是頭一次親眼見到,而且親自跟這個附體聊天,這個也怪有意思的。

  這些現象我們在民間有聽說過很多,包括在此地實際禪寺,大家也耳聞目睹了不少,親眼所見,親耳所聞,這些現在連西方科學界也已經承認。這說明什麼?人確實有魂,生命結束以後他魂神不滅,跟這個人有緣,他就來附體。也說明這個身體不是我們自己,你看身體都可以借給人家共用,現在我的魂在我的身體裡面,不等於我的魂附體一樣嗎?附在我自己身體上,你說這個身體是我的嗎?你不能這麼說,只能說你現在附在這個身體裡,那就假稱為我,假如有另外一個魂他現在附到你的身體,這個身體就是他的,就不是你的。所以身體也是共有的,共用的,這就是共產主義,這共產主義連身體都可以跟眾生共,身體不是我,是件衣服,這衣服給他穿也行,給我穿也行。

  在美國,我們前面提到的維吉尼亞大學的輪迴學權威伊恩.史蒂芬森教授,他在他的一個著作裡面,這個著作叫做《二十個案例示輪迴》,就是二十個輪迴案例,英文題目叫做《Twenty Cases Suggestive of Reincarnation》。這本書我看了,它裡面二十個案例當中,其中有一例就是講附體,這是他在印度的一項研究。有一個孩子,這是五十年代的一個案例,這個孩子三歲半,叫賈斯伯,他由於得了天花病,就斷氣死了。他的父親很傷心,守著這孩子的棺材哭了一個晚上,準備第二天早上就要拉出去埋葬。結果當天晚上他父親在棺材旁邊哭得累了,就休息,雙眼朦朧,已經打瞌睡,突然之間他覺得棺材裡頭好像有動靜,他一下子驚醒,趕緊打開棺材蓋,這一看,自己的兒子怎麼就甦醒過來,本來明明斷氣了,甦醒了。這一起來,他要吃、要喝的。父親很高興,兒子死而復生,趕緊準備吃的、喝的給他。他還不要,他說自己是婆羅門種。印度階級等級觀念很強,婆羅門是貴族,他們貴族人的習慣是不吃一般平民老百姓的東西。因為賈斯伯家裡是平民老百姓,不是貴族,他自己說他是貴族,他不吃不喝。父親沒辦法,只好找到旁邊的一個鄰居,一個老太太,老太太是婆羅門種,給他準備點吃的、喝的,他才接受。

  他康復之後他自己說,他是一個二十二歲的青年,就怪了,他明明三歲半,他說他二十二歲。他說他是在某個村的,離這兒不太遠的一個村莊的一個青年。他說他是被同村的一個人謀害的,他自己是婆羅門種,有一天,這是因為他借錢給一位朋友,這朋友借了他的錢之後就不想還給他,這是像《太上感應篇》講的,「負他貨財,願他身死」,不想還給他也罷了,竟然對他起了殺心。所以有一天就請這個青年來赴宴,參加一個婚禮,宴會,結果這個借債的人就下了毒藥給這個青年喝,這個酒下了毒藥,青年喝了以後,毒藥還沒發作,回家走在路上,他坐著馬車,結果突然之間這毒藥發作了,他摔到了馬車下面,就死了。

  結果這個事情發生以後,家裡人都以為他是因為可能喝酒喝多了,駕著馬車不慎從馬車上摔下來摔死的,這事就不了了之,沒人知道這凶手竟然是他借債的朋友。沒想到這個二十二歲的青年死了以後,這個魂附在這個賈斯伯三歲半孩子的身上,把這段冤情給說出來,就跟帝君一樣,帝君這個是奇冤立判,他這也是奇冤立判。這是一九五0年代史蒂芬森教授親自調查的輪迴案例,科學證據證明是有附體,這叫借屍還魂,真有這樣的例子。借屍還魂當然是一種,就是原來這個孩子他的魂真的就走了,這個身體真的已經不能再用了,可是這個二十二歲青年的魂他還能用這個身體,又得回來,這是一類的附體,這是永久性的附體。

  還有一類現象也是科學證明的,這是所謂靈媒這個事情,靈媒大部分都是因為附體,就是有鬼神附在這些人的身上,這個人就叫靈媒,他能夠講一些話,預言。這包括像美國最著名的,二戰時期的一個預言家凱西,當時美國人真的把他奉若神明,因為他給人治病,疑難雜症,再高明的醫生救不了的人,他說出個藥方就能給治好,這是美國的凱西。專門有很多的這些科學家、心理學家研究他,專門成立了一個圖書館。凱西他的預言是怎麼預言的?往往是他自我催眠,他自己就倒下去,他是躺著的,睡著了,像睡著一樣,可是他能講話,講的話都不是他自己的語言,都是一些神靈通過他的嘴講出來的,所以你看他用的主語都說我們怎麼樣怎麼樣,凱西不用我怎麼樣。我是個單數,英文是I,我們是We,他是用We怎麼樣怎麼樣,這說明他不是一個,他是眾多的神靈附體。所以預言的這些都很準確,這是一種靈媒。

  現在科學,我最近剛剛看到了,二00七年,這去年的,在《科學與治療》雜誌上面,這是一個科學的學術刊物。這是在美國亞利桑那州University of Arizona兩位大學教授,一位叫做Julie Michelle,一位叫Gary SchwartzSchwartz他是哈佛大學的心理學博士畢業的,在亞利桑那州做心理學教授,另外一位是他帶出來的博士生,畢業了也做教授。他們倆在這個學術刊物上發表了一個關於用實驗證明靈媒現象的科學報告,他做的實驗非常的嚴謹,他是找了八個有靈媒能力的人,又請了八位亞利桑那大學的學生來做志願者。這是在一千六百名志願者裡面揀選出來的八位,就是這八位他們有過世了的親人,而且很願意來支持、來協助這個實驗。而且他跟靈媒之間沒有見過面,從不認識,在這實驗當中做。怎麼做?首先讓這些學生坐在一個房間裡面,讓這個靈媒在另外一個地方隔開,然後讓這個靈媒去召喚這些學生已經死了的親人的魂,然後把這些魂他們所說的這些情況記錄下來,給這些學生他們自己去對照,看看說對了多少。結果這個結果令人驚訝,準確度很高。這些靈媒是完全不知道這些被研究的對象這些學生他們的家境,甚至名字都不知道,可是說得非常準確。八個靈媒同時做這個實驗,對八個學生,每個靈媒對八個人都說,靈媒與靈媒之間所說的基本相同,靈媒之間他們也隔開。這個實驗證明不是假的,不是偶然發生的,你靠胡編編不出來,而且怎麼八個人都編的一樣。經過這些學生他們自己印證,說靈媒所說的是真的,然後得出一個結論,是什麼?確實有靈媒現象。這一份學術的報告在心理學界也引起轟動。在這方面研究的科學家現在愈來愈多,發表論文也愈來愈多。我查看了網路,專門有研究這些方面的學會,這些超自然現象的科學這種發展,我們想這是未來科學發展的一個重點。這些科學實驗也都證實了人有魂神。我們了解這些科學證據,對帝君所說的這些故事我們就不能把它當作神話,更不能說是迷信,確實都是真的。古人講得好,欲要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看這個案例裡面的強賊牛資,幹了這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以為人家不知道,哪裡曉得鬼神知道得清清楚楚。

  第二則故事講的是「除暴佑良」,這是帝君他行化的另外一則案例。這是講的在北郭這個地方,北郭這是一個鄉村,到底現在在哪裡,我還沒有考究出來。在河南的安陽縣有一個北郭鄉,是不是就在那裡就未得而知。在那裡有一位富家子弟,這人叫智全禮。在某年二月的時候,這春天,大家正在祭祀。孔子說「春秋祭祀,以時思之」,春天要祭祀,秋天也要祭祀。實際上一年四季都應該祭祀,祭祀祖先,慎終追遠,這是孝道。古人祭祀他有孝道家風,對祖先尊敬,自然他對父母就能夠孝敬,他做什麼事情都會想到祖宗,不能給祖宗抹黑,要發憤努力光耀門楣,這都是很好的孝道的這些教育。這家在春天祭祀,結果他們竟然大吃大喝,本來祭祀的時候應該是齋戒沐浴,嚴肅的、很莊嚴的來祭祀。「祭則致其嚴」,就是你祭祀一定要盡到莊重、莊嚴、肅穆這種心才是誠心,否則必定會不好,褻瀆祖宗,自己造作惡業。

  結果這家果然,他大吃大喝,大家都吃得大醉,有一個暴徒叫王才,這時候趁機來搶劫。看到這一家子全都醉了,所以就把這些家人統統捆綁起來,男女九人,還有婢妾七人,統統綁起來,只有全禮他的太太和兩個女兒沒有被捆綁,因為這個暴徒想要侵犯這母女。兩個女兒抱著她們的母親在哭泣,暴徒王才就威脅她們,一定要她們就範。結果這個小女兒就在那裡罵,她說:你這個惡賊,來侵犯我家,我家的張神君知道你了。張神君大概就是指灶神,因為每一家都有灶神爺。我們在《俞淨意公遇灶神記》裡面我們有看到,灶神在俞淨意公家裡化身來度他,他自己就是說自己姓張。所以張神君就是灶神,這一家發生了什麼事灶神都知道,他為這家裡,所謂上天奏好事,下地保平安。

  結果這個小女兒這麼一罵王才,你知道,聲音一出來就驚動鬼神,就在這個時候她家的灶神爺,她家灶神爺還有名字,叫崔瑄,以及智家的,就是她們家的祖先,就馬上來到帝君那裡告急。帝君這時候當機立斷,派遣陰兵五百人,陰兵就是鬼卒,神兵神將一百人,馬上趕到智家去解圍。人看不見這些陰兵,陽世的人怎麼看到陰兵?但是他的效果會在。所以忽然之間,這家人所有的人身上的繩索就自然解開了,他們也清醒了,知道發生這個事情,立即群起而攻之,把王才這個暴徒給制伏在地,押送官府,結果官府就判他處死。除暴佑良,把這個暴徒給除掉,保全了這家的性命。

  這樁事情確實我們看到,帝君他這種正直的心,匡扶正義的心。同時我們也要想想,這家人為什麼會有這種劫難?其實君子應當反求諸己,有問題要自己檢點。如果這家在祭祀的時候沒有這樣大吃大喝,喝得酩酊大醉,怎麼會遇到王才這個暴徒?所以這是給我們引以為戒。安士先生在他的註解裡面有一段引申,講得非常好。他說家庭的主人如果不醉,他能清醒不亂,這一家自然就能夠保持平安,他們自己能夠警惕,也就不會引來外面暴徒的侵略。這引申什麼?自家主人能夠常清醒,自家主人指的是什麼?指的是自己的心,常清醒是常常能有正知正見,沒有邪念。自己能夠清醒,就不會引來外面的六賊,這六種賊叫功德賊,就是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根,就是我們六種器官,叫六賊,會引來暴徒。暴徒就是外面的色、聲、香、味、觸、法,眼睛對色,色是眼看到的,看到外面的誘惑,假如我們不清醒,誘惑它就乘虛而入,讓我們起邪念,這等於是這個暴徒劫走我們自家的功德法財,功德法財是我們的性德,我們自性的寶藏給它劫去了。耳對於聲,聽到外面的聲音,你被它牽走了,被它誘惑了,這個性德也就給它劫掉了。鼻嗅香,舌嘗味,身觸摸一切的這些外面的這些事物,意所思考或者想到的這些念頭,這精神世界裡的,前面是物質世界裡的,統統都有對我們誘惑。假如自己心不清醒,不能夠懷有正知正見,那就被這六賊把功德法財給劫掉了,自己受害了。因此古人勸我們,常常心要淨,堂中主人如果能夠念念覺醒,還擔憂個什麼外面的這些賊來侵害?這是講到救人之難,這些引申的都非常好,其實災難,要外面的難我們當然要去救,要防患於未然,還有自己內心的難,我們更要防範,更要去救治,這是講我們自己修身、正心、誠意這個功夫。下面我們來看《陰騭文》底下一句:

  【濟人之急。】

  這個『濟』也就是救的意思、幫助的意思,就是人有急事、急難、急需的時候,你立刻要去幫助。安士先生他有一段發明,把義理開解出來,他說「急與難不同,難以遭遇言,急以財帛言。世人以財為命,於資生也,莫急於衣食;於疾病也,莫急於醫藥;有子女者,則以婚嫁為急;遇死亡者,則以喪葬為急」,這是解釋這個『急』字的意思。所以說急跟難不同,前面講救人之難,這裡講濟人之急,講這兩個方面有不同之處。這個難,從遭遇上來講,你遭遇到不幸,這叫難;急,這主要從財帛,就是你的物質生活,包括你的身體,有這些急需的,當然也是不幸。一般世人都以財為命,所以這裡單提出財帛來講,實際上人的急需當然不只財寶,可是世人最執著財寶,真的把財當作命一樣重要,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所以濟人之急首先要講救人家急需用的錢財,幫助他們,這個財當然它也有多種。

  下面講的「資生也」,對於我們的生活需要這方面來講,急表現在衣食。最明顯的,比如說地震災難以後,馬上災民就面臨著吃穿問題,人不能餓著,不能沒衣服穿,馬上要布施衣食,這個最重要,這個比你給多少美金、多少金條重要太多了。美金、金條不能吃、不能穿,這個時候解決他的生命所需,這個要緊,這是濟人之急。對於疾病而言,莫急於醫藥。一個人病倒了,趕緊要對症下藥,這個時候有錢也沒用,爭取時間治病救人,要趕緊給他用正確的醫藥。藥不在昂貴,在於它能夠對症。從這個疾病上講,我們也可以引申一下,現在人身病好治,心病難醫。你看這個社會存在什麼樣的疾病?剛才講的,就是缺乏倫理道德這些教育,所以使人心變得這麼惡劣。過去殺父害母的,成了驚天動地的大事,現在好像都不是新聞。你看連孝道都沒有了,你說社會上的倫理道德還能像話嗎?

  「夫孝,德之本也」,所以要救這個社會,現在也是很急,確實很多仁人志士看出社會問題之所在,他們也急,可是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也找不到方法,為什麼?對於傳統的聖賢文化知道的太少。我們師父上人真是慈悲濟世,濟人之急,他在傳統文化教育裡面深入五十年,知道的比人家多。凡是有問題出現,都是因為沒有遵循古聖先賢教誨,所謂是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現在吃虧在眼前了。趕緊救,那就對症下藥,你看老人家大力提倡弟子規教育,這就是對症下藥。現在人你跟他講四書五經,他受持不了,為什麼?基礎沒有。四書五經那是很好看的盆花,沒有根不行,沒有根不能長久,存活不了,成了花瓶裡的花。《弟子規》是根,雖然沒有四書五經那麼好看,可是它真解決問題。我們師父在家鄉湯池做的試驗,就證明了這一點,短短一年多時間,就把湯池鎮四萬八千人口,用《弟子規》教學,使到這個淳樸的民風、和睦的風氣形成。這是做給聯合國人士看的,讓大家增長信心,和諧是可以落實的,疾病是可以醫的。那麼就希望國家、社會、政府來大力推動,這是從根本上解決社會問題。

  果然能這麼做,那就應了英國歷史哲學家湯恩比博士所說的,「要解決二十一世紀的社會問題,唯有靠孔孟之道和大乘佛法」。孔孟之道如何落實?從哪裡落實?就從《弟子規》。大乘佛法從哪裡落實?師父說從《太上感應篇》、從《十善業道經》,這因果教育,《太上感應篇》是因果教育,這裡這個《文昌帝君陰騭文》也是因果教育,它們兩部是一,不是二,相輔相成,《十善業道經》教導我們純淨純善,用這些就足夠解決社會問題。只要能夠大力的去推動這個教學,由政府來支持,每天能夠在電視台、電台向全社會公眾去播放,相信不用很多時間,就能夠使社會安定和睦,和諧社會可以達到。

  底下這裡講,「有子女者,則以婚嫁為急」,兒女長大了,為他做婚嫁,男大當婚,女大當嫁,這古人傳統的觀念。「遇死亡者,則以喪葬為急」,就給他很好的埋葬,這是安慰亡靈,也安慰亡者的家屬。「必隨力隨勢周之,斯之謂濟」,能夠這樣子隨緣、盡心盡力去把這個事做圓滿,這才叫濟。濟的意思,也是要以至誠心去用心用力去成全。

  今天的時間到了,這一句經文我們沒講完,只講一個濟字,我們明天同一時間繼續來學習。如果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7 04:15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