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8374|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七集b

  安士先生他在這個註解裡面還引用了一段佛典故事,這個佛典故事也很有趣,可以跟大家講一講。這是在天竺國,就是古印度,有一個人叫盧至,這是個老頭兒,就像法國巴爾扎克小說格朗台的這樣的一個角色,非常吝嗇,真是一毛不拔。他雖然很富有,可是對家裡人很苛刻,基本上全家人沒好吃、沒好穿,生活得像奴隸一樣,一點都不像一個富家人,穿的是破衣,吃的是糠米,所以常常被別人譏笑,家人都已經吃夠了苦。有一天盧至遇到一個佳節,城裡張燈結彩很熱鬧,這個老頭兒就想到,今天很難得佳節,我應該出去慶祝慶祝,於是就從自己的財庫裡面去取了五錢,這個五錢大概就像現在五塊錢。取了以後心裡就想,這五塊錢我不能在家裡吃,因為在家裡吃,跟這麼多人一起吃飯,大家也分不了,不如我自己去受用。於是他到了市場裡,就用兩塊錢買了一點麥粉,又用兩塊錢買了一點酒,最差的一種酒,然後又用一塊錢買了一些蔥,這樣子,這是他最好的佳餚,然後他又在家裡取了一把鹽,就到城外找了一棵樹下面就開始自己享受他很少能享受到的美味佳餚。結果到了這個樹下,一看不行,這裡鳥獸很多,怕牠們會來爭奪,於是又挪了個地方,挪到了野墳裡頭,在一個墳堆裡面,這一看,很多豬狗,野豬、野狗都在這,他就待了很久,等到這些野豬、野狗都走掉了,他才把他的這些食品擺開來,就怕豬狗會來搶。擺開來之後他就美美的吃上一頓,把酒都喝完了,麥粉、蔥吃得是一點都不剩。酒足飯飽,頭腦就不太清醒,已經有點醉了,他就洋洋自得就在那裡大聲的唱歌,說我今天在佳節裡面大吃大喝,好不快樂,能超過北天王,還超過天帝釋提桓因,口氣開始很大。結果他在這個野墳堆裡唱這首歌,天人聽得很清楚,上帝,就是佛法裡講的忉利天主釋提桓因,聽到這個吝嗇的老頭兒,就吃了這麼點東西,就說他的快樂比我還快樂,真的是太狂妄了,不知天高地厚,我得跟他開點玩笑。於是忉利天主就來到人間變成盧至的樣子,這個吝嗇老頭兒,跟他長得一模一樣,當時盧至還在那個野墳堆裡,還沒吃完唱完,這個天主就變成他的模樣回到他的家裡。把門叫開以後,就跟所有家人說,今天我告訴你們,我過去這麼吝嗇,是因為有一個吝嗇鬼附在我身上,所以我變得這麼吝嗇,本來我不是那麼吝嗇的,現在吝嗇鬼跑掉了,你們現在在我家裡所有東西,你們願意吃什麼吃什麼,願意拿什麼拿什麼,統統都是你們的。家裡人聽了之後非常高興,於是大擺筵席,大家又吃又樂,而且把他很多的好東西全部都分掉。

  結果這個天主對大家又說,今天大家都很快樂,但是這個吝嗇鬼可能今天晚上馬上就要回來了,他跟我長得是一模一樣的,你們看到他之後不能讓他進門,要用棍子把他打出去,否則他一進來,我又會變得像以前那麼吝嗇了。這家人一聽,好了,正好吃飽了喝足了,有力氣了,全部拿著棍子等在家門口。沒多久盧至他就醉醺醺的哼著歌回到家裡,一看到家人全部拿著棍棒怒氣沖沖對他又打又罵,說:「你這個吝嗇鬼,不准進來。」把他打得頭破血流。他說:「我是盧至!」「不是,你是吝嗇鬼。」然後後來他的太太還有他的兒子他們都出來了,都拿著棍棒揍他,最後他覺得自己很冤枉,於是就告到國王那裡。國王當時就沒有上朝,不理他,盧至他就獻了一塊絹布,拿著絹布夾在自己的腋下,說我要進貢,大聲的呼我要進貢。結果國王聽了,好吧,有人來進貢,叫他進來看看。盧至就夾著一塊小絹布,還很怕別人拿走,夾得緊緊的,到了國王身邊,然後把這個絹遞上來。結果剛遞出去,忉利天主他用神通就把他的絹布變成一束稻草。這國王一看,你怎麼拿一束稻草來進貢,就有點不高興,就笑著對他說:「行了,我不要你的進貢了,你就趕快有什麼話你就說。」盧至沒辦法,就含著淚哭訴,說自己這些遭遇。國王聽了也覺得很奇怪,說難道你家裡還有一個盧至嗎?於是就命人把那個盧至也找來,兩個盧至對簿公堂,長得是一模一樣。這國王也覺得是不是這兩個人是雙胞胎?讓他們脫下衣服來驗身體上那個痣,結果同一個部位長的痣一模一樣,根本不能夠分辨,又讓他們寫個字看看字跡,字跡也是一模一樣,當然這是忉利天主,有神通。結果雙方爭執不下,這國王也是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實在沒辦法,就想到,我們城裡釋迦牟尼佛,那是大智慧者,請他來判這個案子,我們判不了,於是就帶著兩個盧至去見釋迦牟尼佛。結果來到釋迦牟尼佛的精舍,佛住在祇樹給孤獨園,佛見到兩個盧至來了,就對著忉利天主化現的盧至說,你不要再開玩笑了,你就現出原形吧!於是忉利天主一下子就變回原形飛到天上。國王一看,這是天帝,那不得了,立即倒頭就拜。這個時候盧至說,現在真相也明白了,可是我現在回家,家裡東西都被分走了,怎麼辦?天帝就在空中說,你要真肯布施,你的家裡面還是能夠完好無缺的。盧至就不高興了,你說的話,你是來戲弄我的,我是只信佛,不信你,他對天帝竟然這樣子不客氣。結果佛就對他說,你要相信帝釋的話,你現在就放心回去,於是盧至就只好回去了。結果回家裡一看,果然看到自己家裡的東西一樣都沒少,他也就喜出望外,他也就悟到了,是,做人不要這麼吝嗇,你看做人做得那麼吝嗇,讓家人都這麼痛恨,自己這些東西隨時都可以失去,為什麼不拿來布施?所以盧至就慢慢的開始廣行布施,就一改過去那種吝嗇的毛病。這是佛典裡的一個故事,這是摘自《盧至長者因緣經》,在《法苑珠林》裡面有這個故事。這都是帝君勸我們不要吝嗇,要勇於布施,濟人之急。底下我們再看:

  【憫人之孤。】

  『憫』就是憐憫,『孤』就是孤兒,孤苦伶仃的人我們要憐憫他、要關懷他、愛護他,就像對自己兒女一樣來關愛,這是一種仁愛存心。帝君這句話,安士先生有一段發明是開解這個理,他說到,「痛哉!天下有煢煢無告,如孤兒弱息者乎?」這是一段感嘆。說天下人,有沒有像那些無依無靠、孤苦伶仃的人,能比這些孤兒弱子強?換句話說,這些孤兒弱子他們是最值得憐憫的,他們是最沒有依靠的,最苦的人。「往昔父母無恙時,亦曾恩勤顧復,愛若掌珠;亦曾捧負提攜,恐其不壽。誰料中道喪殂,骨肉捐棄,此固九泉之下,所痛恨於無如何者也」。這也是感嘆,這些孤兒他們過去也有父母,可能父母因病夭折,當他們父母在的時候,父母對他們也是恩勤顧復,恩愛有加,對他們視若掌上明珠。其實哪一個父母不對自己的子女視若掌上明珠?他們也受到捧負提攜,像嬰兒捧在父母懷裡,或者背負在父母的背上,父母提攜、愛護、帶領,都擔心自己的兒女不長壽、不健康,誰會料到這些兒女中途喪親,骨肉分離,這是最令人遺憾痛苦的。所以「此固九泉之下所痛恨於無如何者也」,再沒有其他事情比這個事情更讓人痛心遺恨,特別是九泉之下這些父母,他們是更加的痛心遺恨。

  所以下面說,「嗟乎!人唯推己及人之念,最為平恕耳」。嗟乎是感嘆,說哎呀!人只有推己及人,人真正有這種念頭才叫做平恕。平是正直,恕,我們講忠恕。什麼叫恕?推己及人就叫恕,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這個恕是上面一個如字,下面一個心字,叫如其心。就是當別人在這個境遇的時候,我們也要有他的那分心思,假如我是他又是什麼樣子?有這一分的存心,視人如己,這叫恕。所以當子貢向孔子請教,一生能不能有一個字可以終身奉行的?孔子告訴他,一個「恕」字,恕字就是仁愛之心。所以曾子講,「夫子之道,忠恕而已矣」,孔老夫子他的道是什麼?歸納起來就是忠恕。這個平恕就是忠恕,平是正直,那就是忠,忠是上面一個中字,下面一個心字,心是中正的、正直的,恕心是仁慈的。朱熹解釋「忠恕」二字,何謂忠?何謂恕?「盡己之謂忠,推己之謂恕」。盡己就是盡到自己的心力,盡心盡力這是忠,幫助別人毫無保留。恕就是推己,推己及人,就是這裡講的有推己及人的念頭,視人如己。看到這些孤兒這麼孤苦伶仃就好像自己的子女這樣子,不願意自己子女這樣孤苦伶仃,就不可以讓他們有這些痛苦,所以要幫助他們、愛護他們,給他們溫暖、給他們愛。這裡講「假令吾之子女,零丁孤苦,忽有仁人君子,扶持而卵翼之,吾之感恩為何如者?」假如我自己的子女像他們那樣孤苦伶仃,突然有一位仁人君子他來幫助我的兒女,扶持就是幫助,卵翼也是關懷,就好像母雞用翅膀卵翼之,卵是雞蛋,全身就這樣伏在蛋上孵蛋,用翅膀來護著,這卵翼之,那我的感恩真的是無限。所以想到這裡,我們就要用同樣的心去愛護那些孤兒。

  下面說,「或有凶暴惡人,凌虐而恥辱之,吾之飲恨又何如者?」假如我的這些兒女遭受到凶暴惡人的虐待、羞辱,我的這種恨又會什麼樣?所以不想自己兒女出現這樣的狀況,怎麼可以自己對別人的兒女能這樣做?「故曰:人皆有所不忍,達之於其所忍,仁也」,不忍就是一顆不忍之心,不忍之心就是仁愛的心。這個忍是殘忍的意思,不是佛法裡講的忍辱,它這裡是殘忍。見到人孤苦伶仃,不肯幫助,這種心就是殘忍的心,因為把這個愛心給覆蓋住了。所以能夠通達這個忍的道理,能夠有不忍之心、惻隱之心,這就是仁,孔子說的仁。因此憫人之孤講到底就是個仁愛之心。底下講「少失父母,固為孤矣,推而論之,外無叔伯,內鮮兄弟,皆孤也」,這是解釋什麼叫孤。從小失去了雙親父母,這就是孤(孤兒)。推展開來,這個孤也包括他沒有叔伯,或者是自己沒有兄弟姐妹,孤單,這也是稱為孤。這個孤兒,這種孤單的人現在當然是愈來愈多,因為現在都是生育一個子女。內鮮兄弟,就是沒有兄弟姐妹,最多是有堂兄弟姐妹或者表兄弟姐妹,親兄弟姐妹的很少。所以現在的孩子他們這種個性,他們的思想跟過去這些孩子不一樣,現在的孩子他的自我中心很強,很難合群,他的自私心理很重,為什麼?因為他沒有在大家庭的氛圍裡成長,他的心量就會狹小、偏激。對於這些人我們又怎麼樣憫人之孤?現在很多的父母都面對這種問題,獨生子女不好教,很難帶。這就需要大力的提倡家庭教育,讓這個孩子從小能接受到正確的、正常的倫理道德教育,養成良好的為人處世的心態和生活的習慣,讓他這一生能夠走在健康的軌道上,因此家庭教育非常重要。家庭教育必須是基於倫理、道德、因果的這種教育,所以需要父母還有老師首先要有這種意識,意識到現在的教育要抓緊倫理、道德、因果,這是做人本質的教育,而不是光強調分數、強調記憶,或者是這些技巧性的、技術性的培養,那些都是次要的,要讓孩子養成一個正常的心理和高尚的人格,這是固國之本。國家下一代就要靠他們,他們如果生活在扭曲的這些觀念當中,心理不正常,偏激、自私,將來國家就會大亂。所以古人講「蒙以養正,聖功也」,這個童蒙,就是兒童,就要養他的正,讓他樹立正確的道德觀、人生觀、宇宙觀,做這種教育那是聖功,聖人的功業。每一個父母、每一位老師都要擔當起這種責任,這是憫人之孤。

  底下講「門衰祚薄,晚有兒息,皆孤也」,這個孤也不一定是指兒童,年老的人假如沒有兒女,門衰就是家門衰弱,家道衰落。祚是福,福很薄,祚薄就是福很薄。為什麼福薄?因為年輕的時候不懂得修福,所以晚來光景就不好。乃至到年紀很老了才有兒息,或者甚至沒有兒女,這些都屬於孤。「又或宦遊服賈,寄跡他鄉,亦孤也」,還有一類的,譬如說出外做官的,叫宦遊,出外做官到了一個新地方,人生地不熟,或者是在外面經商,服賈就是經商,做生意的,寄跡他鄉,就是在他鄉寄居,這也是屬於孤。「甚至道高毀來,德修謗興,亦孤也」,還有就是有一類高士,道德很高,所謂是曲高和寡,你的德行很高,別人看到了心裡就不是滋味,他就會嫉妒、會毀謗。所以道高毀來,德修謗興,自古皆是如此,你愈有聲望,這個毀謗就愈來愈多,就像我們的師父,你看他一生,基本上都是在嫉妒、毀謗當中走出來的。他是矢志不渝,不管有什麼障礙,不改初衷,立定志向弘法利生,擔負如來家業,到今年八十多歲了,還有毀謗之人。當然,隨著我們師父的經教和德行愈來愈被廣泛大眾接受,這些它自然就會銷聲匿跡。但是我們師父從來都是聞謗不辯,人家怎麼個毀謗,不用去辯解,不辯解就是最高明的,不僅不辯解,根本都不需要去跟他勞神費力,根本不用去起心動念。就像《了凡四訓》裡講的,聞謗而怒就好像「春蠶作繭,自取纏綿」。你聽到別人毀謗,你發怒,你要去辯解,就像春蠶作繭,自己捆著自己出不來,聞謗不怒就好像「舉火焚空,終將自息」,你拿火燒一個柴,你把它舉到空中,始終會有火燒盡的時候,終將自息,你不用去辯解,這是真正有德行的人。可是難免就是道高毀來,德修謗興,這也叫孤,至少我們一般人看他很孤單,沒有人能夠跟他攜手共進,一方面是跟他要有相當水平的德行,這才能跟他攜手共進,所以他自然也就曲高和寡。所以這裡講的孤的內容是很廣泛,「孤之途既廣,憫之端亦多」,孤這個內容是這麼廣,當然憐憫的地方也就很多。這裡我們講到的,對不同的人要不同的方式,同是一顆仁愛之心,方式就要不同。譬如說,對於真正的孤兒寡母,那我們就要多方的周濟,多多的愛護;對待這些像我們講的現在叫獨生子女,這些也叫孤,要多多的教育,對人多多的關懷;對待這些德高之人,我們要敬重,要向他求教,讓他也能夠有安慰自己的法能有傳人,有這些志同道合的後進者來繼承他的事業,他也就不覺得孤了。實際上他真正德行高他不會有孤的這種感受,孤這種念頭都是一種妄念,一種執著,其實一切眾生皆是我一體,怎麼會有孤?但是我們常人看起來好像覺得他很孤單,那是我們凡夫的念頭,帝君是對我們凡夫講的。那我們對不同的人就要用不同的對待,可是同是一顆仁慈之心。

  底下是「舉帝君一則,可充其類」,這是舉出帝君的一個例子來說明什麼叫憫人之孤。這裡講的是「慰友重泉」,這是講到帝君在周宣王的時代,我們前面,大家如果有印象可能會記得,帝君這一十七世的轉世當中,有一世是在周宣王那個時代,我記得是第二則故事,他叫做張忠嗣,別人稱他叫做孝友,張孝友。因為他真正是孝親、信友,團結家人,敬重兄長,他的兄長雖然過世了,他還把自己的次子過繼到他的兄長門下,用這種方式安慰他母親,這樣的心。後來繼承他父親的職業,他父親原來是做教育官員,後來是被天子貶官流放,客死他鄉,周宣王上來的時候,就把過去無罪流放的這些人的兒女找回來給他復官,是這樣一個年代。當時有一位同事,帝君有一位同事,叫做韋仲將,他們是很好的朋友,這位朋友死了以後,他沒有兒子,有五個女兒,都孤苦無依。所以帝君很憐憫他這位朋友的這些女兒,於是就幫助前面三個大的女兒備禮出嫁,另外兩個小的就寄養在一個同事家裡,長大以後就嫁給帝君自己的兩個兒子。他的兩個兒子,一個叫然明,一個叫楙陽。這是什麼?讓自己朋友九泉之下也得到安慰,這是憫人之孤。安士先生小註裡面講,帝君的兩個兒子,一個叫然明,一個叫楙陽,他們都是很有出息的,到後來他們也轉世,在西晉出生,做了謝東山的兒子,後來在唐朝又是張九齡,還有宋太祖的宰相張齊賢,以及司馬光,都是他兩個兒子的後身。所以一個人有福德的,必定是投生到有福德的家裡。因此我們要求好的兒女,必定要自己廣行陰德,存善心、做好人,自然感召跟你同類的人來投生。我們繼續來看下面一句:

  【容人之過。】

  這是包容別人的過失。安士先生在發明當中用孔子的話,「孔子曰:攻其惡,無攻人之惡。又曰:躬自厚而薄責於人。聖賢千言萬語,無非欲人自求其過耳。自求其過,則時時反己,無暇責人矣」。這是孔子說的,攻其惡,就是攻擊過錯不是去攻擊別人的過錯,那是攻誰的過錯?攻自己的過錯。所以我們讀聖賢的典籍最重要的是反求諸己,不是用這些教誨來做為量尺量度別人的過錯。對別人的過錯我們要包容,人非聖賢,孰能無過?要有耐心等待他來改正,過而能改,善莫大焉,他真能改他就是個大好人。這些話都是對如何包容別人來講的,不是對自己講的,如果對自己,自己犯了過失,「哎呀!人非聖賢,孰能無過?我這過錯也是正常的。」這樣子就大錯特錯。責人不可以嚴格,要會包容,但責己那就得嚴格,嚴以律己,對自己一點過錯都不可以姑息、縱容,誓要把它杜絕而後已。有時候我自己因為也在學習這些聖賢典籍,看到這些修養的書,看到這些佛法中講的戒律,很慚愧,自己也是說到做不到,所以對自己真的是天天懺悔,有時候自己都打自己嘴巴,真的是很不像話。師父常說,「學為人師,行為世範」。我們自己表演的是什麼樣的樣子?帶領眾生,把眾生指引到什麼樣的方向?自己無意當中如果鬆懈了,那麼就造成極重的罪惡。所以常常有這種學為人師、行為世範的心,要想到我能不能夠為佛法、為聖賢教育樹立一個好的形象?現在我們都是佛門中人,假如把佛法形象破壞了,這個罪業就造得重。所以常常反求諸己,嚴厲的自我批評、改過自新。孔子下面又說,「躬自厚而薄責於人」,如果自己能夠責備自己,重重的責備,這個厚就是重的意思,對自己不能夠茍且,不能夠放逸,小過都不能看輕,那麼責備自己重了,自然責備別人就輕,就薄責於人。因為真正修行人,改自己的毛病都改不完,哪有閒工夫去看人家什麼毛病?所以師父讓我在這邊帶一個班,我自己知道自己的斤兩,真的不足以為人師,不足以有這個資格帶班。我把自己是做為什麼?這班上的一名學生,不敢對人有任何的管束,最多是提倡一點,大概是聽經比較多一點,知道的道理可能會稍微多一點,跟大家可以分享一點這些經驗,人家怎麼做不能夠去管人家,你管人家,老看人家的毛病,沒想到自己滿身的毛病。所以用這樣的一個機會,我們就好好的自己成就自己要緊,人家願意學的他自然會努力學,不願意學的,你鞭他、打他,也沒用,所以這個心就平了。我們就真正集中精神、力量改自己的毛病,自己改好了,別人看到,你進步了,對他就是一種震動,那他就能夠上進,這都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

  所以下面講,「聖賢千言萬語,無非欲人自求其過耳」,你看這句話多重要,聖人講了這麼多,講來講去講什麼?就是讓我們自己自求其過,自己挑自己毛病,改正自己的毛病,不是讓我們去求別人的過,老看別人的過失自己過失重!所以六祖大師他說得好,「若真修道人,不見世間過」,真正修道之人怎麼會心裡老看著別人有什麼過失放不下?凡是看別人過失都是自己有過失。弘一大師他舉了一個例子舉得好,他說我們看人過失就好像什麼?自己鼻子上有一個墨點,你去照鏡子,發現鏡中人鼻子上有個墨點,於是你在那裡批評,在那裡嘲笑、指責,你怎麼一點不衛生,你臉上有個大墨點都不知道,罵那個鏡中人,我們看人家過失,不就是等於這個樣子嗎?別人都是鏡中人,都是你內心中的反映,這佛法裡講得太清楚了,「一切法由心想生」,外面的境界統統是你心的反映,你有這個念頭,外面就有這個境界,心境是一不是二,當我們看到別人有過失的時候,當下自己就有個過失。所以要怎麼做?看到鏡中人鼻子上有墨點,解決的方法是拿條濕毛巾把自己墨點給擦乾淨,然後再看鏡中人,他也沒墨點了。所以真正聖人,自求其過,自改其過,到最後他一看,外面沒有凡夫,全都是諸佛菩薩。釋迦牟尼佛成道了,他說「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他看一切眾生就跟他一樣都是諸佛,印光大師說看一切人都是菩薩自己就是菩薩,當我們看別人都是凡夫自己就是凡夫,你是什麼樣的境界,你看到外面的境界就是什麼樣子,你鼻子上有墨點,你看到鏡中的人也就有墨點,就這個道理。

  所以這下面講,「自求其過,則時時反己,無暇責人矣」,自己一天到晚就是反省、檢點、懺悔、改過,時間都不夠用,哪有閒工夫去責備他人?底下又說,「人有有心之過,有無心之過。無心之過易恕,有心之過難容。然學者有志容人,偏要從彼有心處容起。有心者尚容,況無心乎?」這個有心之過和無心之過程度不一樣,就像《弟子規》上講的,「無心非,名為錯,有心非,名為惡」,有心犯過的,故意的,這種就是惡,惡劣,無心犯的過失也是有錯。但是我們要容人之過,不管有心、無心,無心的過當然這容易包容,你能理解,他不是故意的,這容易理解,容易寬恕,有心之過就難容,他要是有心給你造的,故意刁難,你可能馬上就跟他對立,你不肯包容他,那就是你不能進步。所以學者有志容人,你真正有這個志氣學習聖賢,從哪裡學起?容人之過學起。容人從哪兒容起?偏要從有心處容起,就是別人故意來刁難你、毀謗你、陷害你、障礙你,你要能包容,這就是佛家講的忍辱。有心者尚容,他有心來刁難你,來陷害你的,你都能包容,況無心乎?無心來障礙你的,不是故意的,那你當然也能包容!所以修行要從難處下手,難忍能忍,難行能行,這樣提升就很快了。

  好,今天的時間到了,我們「容人之過」這一節還沒講完,明天我們繼續。講得不妥之處,請諸位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謝謝。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7 04:13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