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20520|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十一集b

  底下安士先生在「發明」當中是這樣說,「于公六句,乃帝君偶舉四則因果,為欲廣福田二語張本」。這是講到于公治獄底下總共六句,四樁事情,四樁因果故事,這是為了廣述福田。底下是講的「欲廣福田須憑心地」,這句是全文的核心,是為了給下面的這一句來做一個鋪墊,做一個證明。底下講「濟人救蟻是順種福田,治獄埋蛇是逆種福田」,這裡講到四個故事,濟人是講「竇氏濟人高折五枝之桂」,救蟻這是講「救蟻中狀元之選」,那是講的是順種福田,這是做好事,利人利物的,這叫順種福田,底下治獄埋蛇,治獄是于公治獄,埋蛇是講孫叔敖他「埋蛇享宰相之榮」,這是逆種福田,逆種福田,這個事情看來不是好事情,像治理監獄,這是處理犯人,埋蛇這是把蛇殺了,這個本身看起來不是好事,所以叫逆,可是他種了福田,為什麼?因為他們有這個純善仁厚的心地。福田在我們的心地,不管你是順種福田還是逆種福田,只要你發心是大公無私的,這就是有福。

  下面說到「治獄,惡事也,而反興駟馬之門,何哉?」一般講說管理監獄,處理這些犯人,一般人說這是狠心才做的事情,這是惡事,實際上這個惡事,表面上看好像沒那麼好,實際上不一定,看你的存心,存心仁厚的,像于公似的,他反而能夠大做陰德,興駟馬之門,他能夠感得子孫的榮貴。這裡問「何哉?」為什麼?底下就是解釋,「蓋于公之官守,是治獄之官守,而于公之心地,非治獄之心地也」,他雖然做這個職務是治理監獄,管犯人的,可是他的心地不是來治理監獄,他的心地是什麼?他心地是救人的,他是對犯人一種憐憫的心,不是去管他、去打壓他、去折磨他、去懲罰他,不是那種心,這個心地就是積陰德的心地。我們看到海南省司法廳的張發副廳長,他治理海南監獄,他的心就是用仁厚的心,他不是想著我怎麼樣懲罰這些犯人,而是想著怎麼樣去改造他們,讓他們回頭是岸。他發現過去改造的方法那是填鴨式的、機械式的改造,效果不彰,於是他想到要用傳統文化,用《弟子規》來改造服刑人員,從孝道入手改造他們。要改造他們先改造自己,自己先學《弟子規》。所以他領著這些監獄的警官們學習傳統文化,到了廬江中華文化教育中心來學習,回去海南之後自己落實。那些服刑人員看到警官們都變樣了,所以他們也生起敬佩之心,警官的話他們能聽。又聘請了廬江文化教育中心的老師們到監獄裡面給服刑人員們上課,讓大家聽了都感動得痛哭流涕。還做很多的活動,譬如說跟父母、家人的聚會,親情教育會,讓犯人短期的回家探視父母。這些犯人學了這些傳統文化,知道自己大不孝,自己錯了,願意改正,整個心態、整個人生觀改過來了。所以當他們這些犯人出獄以後,張廳長基本能保證他們不會再犯這些同樣的罪,他們浪子回頭。你看這樣的治理監獄的心地,這裡講不是治獄之心地,他是救人的心地,這就是陰德。

  下面又說到,「人命關天,獄詞最重,略失檢點,悔之無及」。真正有仁慈之心,要想到人命關天,非同小可,所以審案斷案的時候要寫這個獄詞(供詞)就很小心,不可以有妄加罪名的這些語句,稍稍失去了檢點,不注意,那就是導致斷送人命,後悔都來不及。所以底下講「吾輩不幸而職司其事,便當刻刻小心,臨深履薄,恍若天地鬼神,瞋目而視我,罪人之父母妻子,呼號而望我」,有這樣的一分心地來判案,來寫獄詞,自然過失就會少。自己既然擔當了這分職務,就要刻刻小心,非常小心謹慎,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就好像天地鬼神都怒目看著我,如果我稍有不慎,那就會引起天地鬼神的懲罰。又好像罪人的父母妻子她在哀號,望著我,求我寬恕罪人。因為一個人犯罪不是他一個人的事情,一家人都受到連累,特別是犯了死罪的,假如他死了,那他的父母怎麼辦,誰去養?他的妻兒怎麼辦,誰去照顧?想到此地就不可以草率,草率了那真叫草菅人命。

  底下說「不可立意深文,不可誤聽左右,不可逼打成招,不可潦草塞責,不可恃聰明而憑臆斷,不可徇囑託而用嚴刑,不可逢迎上官之意,不可但據下吏之文,不可因他端而遷怒,不可乘酒醉而作威」。這裡說了好多個方面不可,不可做的事情不能做。不能夠立意深文,就是不能夠故意的用一些法律條文挖空心思來加重他的罪名,也不能夠聽信左右的讒言,他們的這些想法、他們的建議不一定是正確的,不一定是大公無私的,也不能夠用嚴刑逼打成招,也不能夠潦潦草草馬虎了事,不能夠憑著自己的主觀臆斷,要調查客觀事實,也不能夠用嚴刑拷打,屈打成招,對於別人的一些囑託,譬如說這裡有人想賄賂你,跟你打招呼,希望你替他辦事,不可以,不能夠阿諛奉承,逢迎上官的意旨,要按照客觀的事實來辦案,更不能夠只是用下級官吏的這些報告,不去審核,不去落實調查,也不可以因為別的事情而遷怒到罪人,譬如說自己家裡發生問題不高興了,來斷案的時候遷怒於人,這都不對,或者是喝醉了酒,乘著酒興來大耍威風。或者是底下講的,「苟非罪當情真,不可動加鞭打」,對於這些案件,如果不是確證有罪的不能用刑罰,不可以逼打成招。「苟非人命大盜,不可輕繫囹圄」,囹圄就是牢獄,不是很大的這些案件,關係到人命的,不是大盜,不可以輕易把人關到牢獄裡,因為關到牢獄,第一個,這牢獄裡面可能是有這些獄卒的拳打腳踢,或者是這個牢獄生活他未必受得了,往往會出現把人的健康、生命導致危害,如果他是冤枉的,那就很遺憾。

  所以底下又說,「嚴反坐之條,以懲誣告」,我們斷案,即使是重罪,都盡量往輕的來斷,用嚴刑的盡量減低,用輕的刑,更何況是誣告?如果有人蓄意誣告,那就更不可以按照這個誣告去給無辜的人定罪用刑。這個反坐就是什麼?對誣告的人進行懲罰。一般來說這個反坐,譬如說誣告的人誣告某人他犯了偷盜罪,按照這個罪名他應該判刑坐牢三年,結果這是誣告,就應該把這個誣告的人判刑判三年,讓他自己承受這樣的懲罰,這叫反坐,就是懲罰誣告,杜絕這類事情發生。「杜株連之累,以安善良」,定罪不可以株連無辜,杜絕這種株連的現象。沒有罪的人,哪怕跟他是親屬、朋友,也不可以受到連累。這是安善良人,讓他得到保護。「人犯隨到隨審,不使今日守候而復來朝」,如果有人犯押來了要審判,馬上就得給他審判,處理這個案件,不要拖延時日,今天辦的案不要拖到來日,第二天早上都不可以。為什麼?因為假如這個人犯是無辜的,給他拖延一天,他要無辜受苦多一天,他的家人就會操心焦慮多一日,假如你想想我自己如果是他,我多麼想法官早日斷案,讓我真相大白,我就好無罪釋放。即使是對有罪的人,早日判案,也讓受害者早日他的心能夠平下來,這就是一種仁心,一種恕道,推己及人,想到別人如同自己一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下面說「訟師隨訪隨拏,勿令構鬥兩家而復漁利」,這裡講的訟師,這是講出現案件了,有人起訴了,要馬上進行調查來辦案,不能夠使爭訟的兩家爭鬥起來,而自己坐收漁利。有這種坐收漁利的心,譬如說你希望兩家都來賄賂我,你給他們斷案有這樣的一種所謂鷸蚌相爭,漁翁得利,有這種心是最損陰德的。

  下面一句說「發其議和,所以釋其罪;假以顏色,所以盡其詞」。這是講啟發人的這種道義,讓他們盡量的能夠通過商議和好,化解衝突,開釋他們的罪過,這是盡量的避免用訴訟對簿公堂的方式來解決衝突,盡量用和解。假以顏色,這就是說在公堂之上審案子有時候是需要顯露一下厲害的顏色,通過質問而使做罪的人他能夠招供實情,這也是一片的苦心。下面說「清廉,美名也,當濟之以寬厚;靜鎮,大度也,當輔之以精勤」。清廉這是為官的美德,往往清廉的人對自己要求很嚴格,由於對自己要求嚴格,如果沒注意他會出現一種副作用,那就是對別人要求也是很苛刻。實際上聖人教導我們,「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對自己要求嚴格,但對別人盡量的寬容。所以有清廉的美德,你是有這個美名,要以寬厚仁愛的這些做法來做為輔助,千萬不可以為了追求所謂清廉的美名,而加重對犯人的責罰,如果是以此來顯示自己清廉,那麼這就是錯。靜鎮,靜是冷靜,鎮是鎮定,斷案是要冷靜沉著,這是顯得有所謂的大將風度,大度,不要急急躁躁。不僅斷案,凡是做事情,都需要有這種冷靜沉著的風度,這個要輔之以精勤。冷靜沉著,千萬不可以是拖拖拉拉,拖泥帶水,案子盡量的早結束,早有一個圓滿,而不可以把拖拉做為鎮定這樣的一種做法。所以精勤就是要勤懇的工作,精進的去工作,把這個事情做圓滿。

  下面講「效蒲鞭之德政,則竹板務取其輕,而毛節必削」,這是講到要仿效蒲鞭德政的寬容精神,蒲鞭就是用蒲草做的鞭子,它是用來比喻刑罰寬仁,用的刑罰盡量的把重改為輕。譬如說這個竹板,這是用竹板來做為刑具,要用輕的,鞭子上面的這些毛節最好是把它削平,也就是說盡量的讓這個刑罰減輕給罪人帶來的痛苦,這是出於仁愛。「睹牢獄之堪憐,則禁子務懲其惡,而飲食宜時」,這個睹就是看到,看到坐牢的很可憐,雖然對關押的這些犯人要治他的罪,但是也要保證他們的飲食,他們的生活必需品也要提供,不可以虐待這些囚犯。「寧於必死之中求其生,勿於可生之處任其死」,寧願將這個已經判了死罪的這些囚犯,從他那裡再盡量的給他開拓出生路,看看還有沒有辦法救他,讓他有悔改的機會。所以重刑盡量的往輕處判,而不能反過來,於可生之處任其死,他本來不應該判的死罪,但是重判,而我們也不能夠認真的審查,任由他死亡,這也是很損陰德的。

  下面說「其老於我者,常作伯叔想;等於我者,常作兄弟想;幼於我者,常作子侄想」。這是以親愛這種心對待囚犯,年紀老的,是我的長輩這樣的人,我要把他當作叔伯,跟父親同一輩分,用孝敬心對他們,不可以看他們是階下囚就對他們虐待、輕視,這個不人道,把自己的天良給減損了,何必要這麼做?他淪為階下囚也是因為一時糊塗造了這些罪業,他本性也是本善的,跟我們本來一樣的,誰沒有糊塗一時的時候?他糊塗一時犯了這個罪,我們更應該憐憫他,更應該多多的關愛他,不能夠把他推到對立面,跟他生起敵對的心,而去虐待他們,要以伯叔長輩來對他們。跟我們年齡相彷的,要把他們當作兄弟一樣,比我們幼小的,是我們晚輩的人,要把他們當作自己子侄一樣。這就是孟子所說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對待所有的老年人就好像對待自己父母一樣,這是一種孝心,這是仁愛,對待所有的晚輩像對待自己子女一樣,這是要自己去修積陰德。下面說「上思何以資祖考,下念何以蔭兒孫」。人能常常這樣想,他必定是天天積陰德,他能夠常思念自己能不能夠報祖先之恩,能不能夠積功累德,留下陰德福蔭兒孫。在治理監獄辦案的執法人員來講,也是最能夠積累陰德的行業,所謂公門裡面好修行,在官場當中你存著一顆仁愛的心,公正廉明的心,你就能夠積大功累大德,還用在外面去找什麼機會布施修福嗎?當下你就能做到。所以有智慧的人,懂道理的人,自然能夠多替兒孫後世想。

  下面說「雖藉此以度世可也,豈特興駟馬之門乎」,真有仁愛的心來對世人,他就可以救濟度化一切的百姓,何止說他能夠興駟馬之門?于公他興駟馬之門使到兒孫顯貴,顯貴的原因是因為于公他積累了很多陰德。實際上他的這種陰德已經不止令自己兒孫顯貴,他可以做為世間人學習的一個典範,可以讓世間人都能夠效法,都能夠回頭。安士先生在後面註解當中為我們列了八個表,慎刑圖,就是對執法人員來講要慎用刑罰,這是存養自己的仁心、積累自己的陰德要很注意的。我們簡單的把這個表看一遍,它第一個是講「五不該打」,這五類人不應該打,第一個「年老不該打」,第二個「年幼不該打」,這是講抓來的囚犯,對他上刑,你看他年紀很大,不能夠去用刑,或者年紀很小的,兒童、少年也不能用刑。或者「人既打過不該打」,已經上過刑的,還沒有恢復的,不能再用。「有病」或者是「廢疾」,就是殘廢的,不能打,就是老弱病殘,這就不能用刑,他本來就已經身體有很多的折磨,怎麼還能夠再給他雪上加霜?

  第二個是「四勿就打」,這就是有四種人不能夠馬上就打,這四種人,第一是「人急」,這個人急匆匆的,他心很多焦慮。或者「人忿」,他在很憤怒的點上,這時候你打他,可能會一下氣急敗壞,怒火攻心,說不定人都會一命嗚呼。「人醉」的時候不能打。「遠來」不能打,這是很遠的地方剛剛流放來的,他身體很勞累,元氣沒有恢復,一打可能就壞事。你看這都是從這些細節上面去為人著想,慎用刑罰這就是仁恕之心。下面第三個說「五且緩打」,有五類要暫緩,不能夠馬上用刑,第一個是,這是對我自己來講,就是執法的人,判案的人,怒的時候,他正在氣頭上,不能用刑,一用刑,往往在氣頭上不加以節制,也會過分。醉的時候不能打,自己醉了,思惟不清晰,可能會判錯案,讓人受冤枉。「吾不能處分」,就是不屬於我職權範圍內用刑的,這就不能打。另外有疑惑的,對這樁案子總覺得有一點蹊蹺,哪裡好像不太對勁,還不能夠落得水落石出,那就不能夠輕易用刑,以免冤枉好人。另外我病的時候不能打,自己有病了,身體虛弱,如果是打人、責罰人,引起這種怨氣,那對自己也是不好,我們說磁場會有負面的影響。

  下面第四個方面,說「四莫輕打」,有四種人不能輕易的打,一個是「生員」,這是學生,包括是讀書人,讀書人他自己做了錯事他很羞愧,讀書明理的人羞恥心特別強,他已經自己很自責了,這時候如果再給他用刑,可能他會一時想不通,說不定會輕生。「出家人」是為人師表,出家人是老師,古時候真正出家人是人天師範,我們尊重佛法,尊重聖賢教育,所以出家人統指聖賢教育的老師,即使是他犯了罪,我們也不能夠輕易打他,一來這是尊師重道,就是我們講的「不看僧面看佛面」,第二個方面,他們也是像讀書人一樣,他們也是有很深的羞恥心,所以對於這種人就不要輕易的用刑。另外「上司人」,就是我們的上司,職位比我們高的,他們也是有他們的面子、尊嚴,被自己的下級來責罰,他會或者成為惱羞成怒,怨恨心很重,跟你是結下不解之怨,另外一方面,他也會覺得聲名掃地,可能也會出現輕生的念頭。「婦人」也是,婦女身體、精神都比較脆弱,相對男子而言,就不要輕易上刑。你看這都是想到不同的人不同的考慮,仁慈。

  下面說「三莫又打」,就是三種人已經上過刑了,就不能夠再用刑,「已拶,已夾,要枷」,拶就是夾腿,或者是夾手指,上了枷鎖的,他們已經受過刑罰了,再打怕他受不了。第六個方面是「三憐不打」,這三種可憐他們這樣的情況,就不要打了,不要用刑了。第一個是「嚴寒酷暑」,在寒冬如果是上刑了,出現傷口會很痛,酷暑裡面傷口容易發炎。另外「令節佳辰」,這是佳節的時候,大家都慶賀的時候,這時候不要用刑,包括這一年節氣的正日子。像《太上感應篇》上講的,不能夠八節行刑,這八節就是春夏秋冬每個季節兩天,立春、春分、立夏、夏至、立秋、秋分、立冬、冬至,八節當中不要用刑,這是天神下來人間監查善惡的時候,天心仁愛,這個日子不宜用刑。「人方傷心」的時候,就是正在傷心,這樣的人不要再給他用刑。「四禁打」,這是四種狀況禁止上刑,禁止打的。第一個是「重杖」,不能夠用太重的這些刑具。另外一個「佐貳非刑」,這就是做為副職的官員就禁止動刑。「捕役在家」,就是如果是去家裡抓人,不要在家裡打。另外「傷命處」,這個不要打。第八個方面「三應打不打」,這就是講到這三種情況,譬如說尊長的被卑幼的打,這時候不應該打。第二百姓被官差打的時候,這個不應該打。第三是這些工商業的這些為了私用之物,應打也不要打。這是講到不同的事,從這些事當中我們要體會那種仁慈的心。

  底下安士先生給我們講了幾個歷史的故事做為佐證,第一個故事是講到處理罪案寬容公正的故事。這講到唐朝貞觀元年,這是唐太宗李世民他剛剛建國的時候,貞觀元年,貞觀是他的年號,在山東青州這個地方發生了謀反事件,結果抓了很多人,皇上就下令薛仁師去復查,看看這個案子。薛仁師到了以後,就打開所有的枷鎖,給這些囚犯供給飲食,送水洗澡,後來只是查辦了為首的幾個人,其他人統統都放了。當時有一位刑部郎中叫做孫伏伽的,就懷疑他是不是平反的人太多了。結果仁師就跟他解釋說,大凡處理這些罪案都應該以仁愛寬恕為本,怎麼能夠為自己怕被上面責罰而去冤枉那些無辜的人,我寧願以身殉職也在所不惜。結果後來皇帝派人查問,才知道果然這些被平反的人確實是無辜的。安士先生他這裡引用一個古人的著述上說,他說從來重罪輕罰的過失都輕於輕罪重罰的過失。所以判案,寧願把重的案子判輕了,也不要把輕的案子辦重了,這都是仁愛。唐太宗他是位英明的皇帝,他以仁恕之道來治理百姓,不重刑罰而重倫理道德的教育,讓百姓自己自我約束。所以根據歷史記載,在貞觀四年的時候,那一年全年的死刑犯只有二十九人,而且當時剛剛在隋末唐初這段混亂的時期過後,國家也很貧困,百廢待興,當時年成也不好,但是社會都是非常的安定,這都是因為皇帝他能夠減輕刑罰,重視教育的結果。

  下面我們再來看安士先生的一個故事,講的是明朝有一位官員叫盛吉,他判案都非常的認真,很公正廉明,每到冬天要判決囚犯的時候,他在家裡看這些名冊,太太舉著蠟燭在旁邊,他們倆都相對流淚,為什麼?憐憫這些罪犯。太太對他說,你判案一定要公正寬恕,千萬不要濫用刑罰,濫判人罪,以免禍延子孫。盛吉這位官員確實是以仁恕之心來斷案,後來感得他家院子樹上忽然有白雀來做巢,這是很吉祥的,之後他們家生了三個兒子,都得到顯貴。所以真是善有善報,積陰德就福蔭子孫。我們再來看有一位元朝的王克敬這位官員,他曾經做過兩浙的鹽運使,有一次在溫州押來一批囚犯,這些囚犯大概是私運鹽,這是犯法的,結果發現這批囚犯當中有一位婦女,王克敬看了之後非常生氣,說怎麼可以抓拿婦女走上千里的路押送過來,況且還混在這麼多囚犯當中,從今以後再不可以逮捕婦女,王克敬這樣一種命令這是救了多少的婦女。評論當中說到,真正我們執法人員,既要有公正,更要有仁恕,不僅對婦女,對老弱病殘、對僧尼道士、對有體面的人,我們也不能夠輕易的逮捕。

  最後還有一個故事是講到執法過於嚴厲,導致斷子絕孫的果報。這是講到明朝末年在江蘇高郵這個地方有一位官員姓徐,徐某,他為人是清高耿直,執法很嚴厲,但是過於苛刻,他對下屬要求非常的嚴格,凡是有差役辦案,要是違限一天,過期一天,就要鞭打五板。剛好有一個差役他拖延了六天,結果就被責打了三十大板,這個差役苦苦求饒,也沒有得到應許,最後他竟然就死在杖下。結果這個差役的兒子很小,知道自己父親被打死了,受了驚也死了,他的太太看見自己的丈夫、自己的兒子都死了,也絕望了,最後也上吊自殺,這一連三口都死掉了。後來這位徐某退休回家,他有一個兒子,他很鍾愛,可是突然有一天生了病,對他父親說:「爸爸有人追我」,他看到有人追他,然後過了一會他孩子就變了一個聲音,變成那個他打死的差役的聲音說到:「有什麼大罪,殺了我一家三口」,這個話說完之後他的孩子也就死了,徐家也就絕後了。所以自古以來清廉的官員往往都不能保全他的家業,只是因為在執法當中可能過於嚴厲,太多的苛刻而少了仁愛,結果導致自己有這個果報,這都是我們引以為戒的。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于公治獄,大興駟馬之門」這一條就學習到這裡。不妥之處請各位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16 16:18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