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20523|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二十二集b

  所以下面說,「孝之道,言不可得而盡也」。孝道這個意義太深廣,怎麼能說得盡?因為它是自性的性德。所以講自性是講不完的,整個宇宙都是自性的所現物。所以這都是講到最後已經是「言語道斷,心行滅處」,這個深意講到最後已經是語言沒有辦法表達,而且你想,用你的意識心都觸及不到,它體是這樣的深邃,相是這樣的廣大,用是這樣的繁多,所以不可得而盡也。這是第一段,講究的是孝乃人間第一事,帝君給我們深刻的說明為什麼孝叫第一事。從第二段下面開始,帝君就給我們從事上來講,要孝敬自己的父母。他用三對,三個角度來講,父母怎麼樣,我們應該如何盡孝?我們先看第二段是總說,他講這個難易有三對。「為人子者,事富貴之父母易,事貧賤之父母難;事康健之父母易,事衰老之父母難;事具慶之父母易,事寡獨之父母難」,這是講到三對侍奉父母的難易的情形。這底下講的是說事為主,這是前面講理,後面說事,理事圓融。那麼為人子,做兒女的,侍奉父母有難易不同,這是所處的緣分不一樣,有的人生長在富貴家,父母很富貴,奴婢很多,照顧他的人很多,當然你侍奉父母很容易,父母也不太容易淪落到辛苦、沒人管的這種悲涼的景象。但是對貧賤的父母來講,侍奉起來這就難了,因為貧賤的人,關懷他的人少,兒女要是不去關懷父母誰去關懷?這是講的一對。下面第二對是「事康健之父母易,事衰老之父母難」,康健,我們講的身體很健康,特別是年紀大了,他能夠健康這是有福。所以父母能健康這是兒女最大的福報,為什麼?你侍奉父母容易,不困難,你不需要去天天扶持,料理他生活,他能自理,他生活得很有規律,很健康、很快樂,這個比較容易侍奉。但是如果父母衰老,衰是他身體弱,多病,或者是年紀老需要人照顧,而且是貼身照顧,這就不容易了。但是不容易也要去盡孝,不能夠覺得這個太難了就不做,不做那就是虧欠道德。

  第三對是講,事具慶之父母易,事寡獨之父母難,這個慶就是福分,《易經》裡面說的「積善之家,必有餘慶」,他有福,具慶就是有福的父母。怎麼有福?一般講世間講究五福,五福臨門,一個是富,一個是貴,一個是康寧,一個是好德,一個是善終,這五福。五福人人都希望,但知道福怎麼來?通過修善而來。《文昌帝君陰騭文》裡面講修善修福,修善才有福,修善就是修福,所以要希望有福報必須要修善。我們如果父母他是心地善良,很愛幫助人,很慈悲,這樣子他福報就很大,他能夠衣食無憂,心情愉快,而且到年老了,跟老伴在一起互相能夠照顧,生活得也很和諧,家庭和樂,具慶之父母,你侍奉這兩位老人家當然容易。假如父母到晚年是成為鰥寡孤獨,譬如說老伴有一個已經去世,只剩下另一個,那他心地就很淒涼。或者是現在社會離婚的很多,父母離異,如果是單獨生活,這也是很多的淒涼,你要照顧他要更加的細微、精心的去照顧,這就不太容易,但是不容易還是要盡心盡力,不能夠畏難。容易照顧的父母,具慶之父母照顧起來容易,還是要認認真真的精心的去做、去照顧,勿輕略,「勿畏難,勿輕略」。總要將我們這個孝心圓滿,這叫至誠心。這一段是總說三對難易的情形。底下這一大段就從這三個部分來分別的講述,對於容易侍奉的父母要怎麼做,不容易的父母,就是不容易照顧的父母,難的,要怎麼樣去做?

  我們先看第一對,就是富貴與貧賤這一對的難易。「夫富貴之父母,出入有人扶持,居止有人陪從;其願常恰,其心常歡;故易事也」。首先是講富貴之父母,家裡有錢、有地位,這叫富貴,照顧父母的人會多,這是福報大。所以可能家裡面聽差馬弁,奴婢侍從、隨從很多,出入都有人扶持,一呼百應。居止這是行動或者是不行動,止就是你坐下來、站著,就是沒有走動的時候,你到哪裡都有人陪從你,所以兒女就不用這樣子貼身的陪同,這一對的父母很有福報。你看他其願常恰,他的願望常常得到滿足,有富貴的人很容易得到他所需要的東西。其心常歡,所以他的心常常處在歡喜的狀態。在富貴的人家裡面重要的是什麼?知足常樂,知足的人就常常歡喜。如果不知足,哪怕他的家財再多,地位再高,他也不能做到其願常恰、其心常歡。所以知足者常樂。換句話說,知足的父母就是富貴的父母,這樣的父母容易侍奉。所以做兒女的,你想照顧父母容易一些,那你要多給父母講一點聖賢的教育,讓父母能聞到佛法,他能知足常樂他也就成了富貴之父母。為什麼?他能其願常恰、其心常歡,他於人無爭、於世無求,這樣的父母最好照顧。我自己很慶幸我的父母都學佛,這就是我最大的福報。所以他們對物質的生活要求不高,能知足。所以我辭掉公職來學習聖賢教育,對他們供養馬上就意味著沒有了,但是他們都很支持我,他們認為我走這條路是最有意義的,能夠真正幫助社會、幫助眾生,也幫助自己提升。他們在物質生活上不要求很多,很滿足了,這就容易侍奉。所以真正聰明的兒女你要想到讓父母多學佛,多學佛不僅是讓父母得到真實利益,你自己也能得到好處。當然我們不是為了自己得好處才讓父母學佛,但是這是一個事實。所以你真正要孝順父母,必須是導引父母讓他入聖賢之道,那麼他就跟富貴之父母沒有差別。

  下面又說,「若貧賤之父母,捨卻白髮夫妻,誰為言笑?離了青年子媳,孰與追隨?人子一日在外,父母一日孤淒。為人子者,善體其情,能頃刻離左右也乎」?這是講到對貧賤的父母而言,貧是家裡沒有財富,賤是家裡沒有地位,這樣的父母他的景況確實就比較淒涼,年紀老了,更得不到社會的尊重,沒人愛跟他們來往,兩個人,老夫老妻,叫白髮夫妻,只能夠互相之間安慰。所以捨掉了白髮夫妻,誰跟他言笑?這是社會的世態炎涼。世態炎涼是因為人沒有真正接受聖賢教育,追求功利的思想,所以對老年人就不愛搭理,不能夠照顧。做兒女的看到這種情形,必須要多加關懷,照顧父母,不僅照顧父母的生活,還要照顧父母的感情、思想。他們離了青年子媳,兒女長大了,娶媳生子,他們是青壯年,要負擔起養老的義務。在貧賤之家沒有奴婢,請不起保姆,必須要自己照顧。所以青年的,就是年輕的兒女或者是媳婦,要貼身照顧,離開了這些兒女媳婦,誰去追隨這些年老的人?假如他們暫時離家,現在工作常常會有出差的現象,或者是要留學,離開自己的父母,人子一日在外,你一天不在家,父母就一日孤淒,孤是孤獨,淒是淒涼。這種情形我們可想而知。所以為人子,做人的兒女,要善體其情,體是體恤,體恤到父母的這分感情。父母這分感情往往不會說出來,中國人都特別厚道,不願意讓自己的感情影響到他人,特別是自己的兒女,所以當父母的都不想給兒女增加負擔,他不會表達這種孤苦伶仃、淒涼的這種情感,但是為人兒女我們要善體其情,體恤到、感知到這分的情感。這是要什麼?將心比心,設身處地的替父母想一想,假如我是父母,在這樣的境況,那我是什麼樣的感受。想到這裡,怎麼能夠頃刻離左右?頃刻是很短的時間,不可以暫時離開父母一步,因為離開了以後父母就會覺得很孤獨,那種沒人理會、沒人照顧的那種感情,很悲涼。有這一分體恤父母的心這就是孝道,這是養父母之身、養父母之心。

  我記得我的母親年輕的時候她就是一個孝女,她就是很能夠體恤我姥姥的那種情感。我的母親年輕的時候遇到國家的政治上的運動,文化大革命,這是全國的青年都遭遇到的不幸,所謂知青上山下鄉。當時我的母親和我的外公外婆一起都住在廣州市,我外公因為家庭歷史問題,被遣送到廣東北部最貧窮最落後的地方山區翁源,去那裡下放勞動。因為我外公是個教授,知識分子,當時有知識就不是好事情,文化大革命,都把文化給革掉。我的外公只能夠離開家裡在那邊勞動,不能回家,只有我外婆(就是我姥姥)在家裡,我的舅父和姨媽那時都被調到很遠的地方工作,一個是在四川,一個是在雲南貴州這地方修鐵路,只有我母親陪著我姥姥。但是國家政策又要知青下鄉勞動,所以我母親就被調到廣州市郊區,就是我的家鄉蘿崗那裡勞動,就在那裡遇到我父親。當時我母親還沒有成家,在下鄉的當中常常思念自己的母親,所以經常都偷跑回來來照顧姥姥。結果很多當時的人都批評我母親,說你這是資產階級享樂思想,整天不幹活,跑到廣州市裡去。就是這樣背著這些批評、罵名,我母親還是常常回來看望我姥姥。這是什麼?善體其情,不忍心看到母親那種孤獨淒涼的樣子。後來文革過後,我外公被平反了,全家又團聚。我姥姥常常回憶起文革當中的那一段苦難,都很感嘆的對我說,說你的媽媽過去是跟我共過患難的。所以在那種患難的日子裡,為人兒女能夠善體親情,這是讓母親的心得到最大的安慰,所以能堅持下來。後來我母親也一直常常陪伴著我的姥姥,一直到我姥姥八十四歲壽終正寢。可以說從小到大,基本沒有遠離過我姥姥,沒有出過遠門,有時偶爾工作出差,幾天就回來,就是這種。真正出遠門是我姥姥去世以後,我出國留學了,博士畢業了,接我母親到美國奉養,那是她可以說比較長期離開家的時間。所以我姥姥這一輩子都是我母親一直陪伴在她的左右,所以母女的感情非常好。

  到了臨終的那一段日子,我姥姥因為身體很虛弱,因為這一生生的孩子也不少,生了八個兒女,剩下四個,很多的創傷。所以她大小便都失禁,常常是睡在床上,床上都有屎尿,所以我媽媽就帶著我每天給我姥姥換洗這些床單、換洗衣褲,給姥姥這種盡孝。後來也學佛了,就勸導老人家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老人家心地很慈祥、很善良,所以與善相應,遇到佛法馬上能夠信受奉行,聞到淨土法門立刻生起信願,雖然學佛時間很短,只有短短四年,她是一九九四年往生的。她走的時候狀態很好,含笑往生,這是一般世人講的壽終正寢,躺在自己床上走的,而且晚年沒有什麼大的病痛。走的時候我媽媽給她念佛,她是聽著佛號含笑往生。她走了以後,我媽媽又把我馬上從學校叫回來,因為我當時在中山大學念書,都住校,就立即趕回來給我姥姥繼續念佛,念了整個晚上,到第二天下午才給她洗身換衣,發現她全身柔軟,而且全身涼透了,頭頂還有餘溫。她走之後我們可以說拼命給她做功德,首先把她所有的這些留下來的財物統統布施,另外我媽媽自己又拿出自己的存款給她大做功德。自己每天帶著我誦經念佛,當時我是每天讀誦《地藏經》給她迴向。學佛剛剛開始學的時候也是非常勇猛精進,印書、做的善事,功德很多,另外自己也認真的聽經念佛。結果感應很不可思議,到了她走後第三個禮拜,我在中山大學住校,晚上作夢,夢到她老人家,她告訴我,她說我現在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給我念阿彌陀佛,送我一程。我在夢中很歡喜,我說好,我就念佛送您。就看到我姥姥就坐在自己家裡的床上結跏趺坐,雙盤。我在夢中當時還打了妄想,我姥姥生平因為腿有毛病,不可能盤腿,竟然在夢裡看到她雙盤,了不起!我就跟她念佛,很大聲的念,念著念著,這念佛聲把自己吵醒,一看錶,凌晨三點,這時候我明白了,大概是這個時候我姥姥往生淨土。後來有一位氣功師看到我,說你家裡是不是最近有一個老人家去世?我說是,你怎麼知道?他說我看到你這個老人家在你的頭上,不過她很快樂,她周圍都是蓮花。這個氣功師也沒有怎麼學過佛,他也不認識我,就跟我這麼說,大概有點小天眼,看到。我就把我姥姥的相片拿給他看,說是不是這個人?他說就是她,面相很慈祥的。經上講,說到了極樂世界,菩薩能夠常常回到我們娑婆世界來加持有緣的眾生,我想大概姥姥在極樂世界化身回來也來加持我們。

  後來我的母親,這是好幾年以後,她自己在家裡修行,專修念佛,常常自己閉門不下樓,閉關念佛一天或念佛二天或三天,短期的,像《無量壽經》裡講的,「有空閒時,絕欲去憂,慈心精進」,她就搞佛一、佛二、佛三,很清淨的念佛之後,晚上常常也會夢到我姥姥。有一次打完佛一,一天念佛下來心很清淨,睡夢當中就見到我姥姥,就像天人一樣,身體非常輕盈,「清虛之身,無極之體」,托著我媽媽的手,像跳舞一樣,很輕盈,很高興的樣子,也沒說話。我媽媽說在夢裡她怎麼覺得自己的身體很沉重,怎麼我姥姥的身體那麼輕盈,像天使一樣。大概是這個時候,也是示現的,告訴我媽媽,妳這樣修很好,應該這麼修下去。這是什麼?我母親對姥姥能夠盡孝,能夠體恤老人家這種在患難當中的那種孤苦,和到晚年,特別是我外公去世之後,四年時間,她那種做為單身老人那種淒涼,都體會到、都照顧到。所以我母親那時候常常帶老人家出去散散心,因為我姥姥一輩子都在家裡,每次我媽媽回來都給她談自己工作當中遇到什麼情況、見到什麼人,把社會上的這些事跟我姥姥說。所以我姥姥雖然足不出戶,從來不出門,但是她也能夠體會到很多這些社會上的事情,讓她沒有那麼孤獨。所以母女兩人常常一直聊天聊到晚上,到夏天,廣州熱,扇著扇子,我媽媽就依偎在我姥姥的床前,一直聊聊到我姥姥睡著。這種情景我現在都記得很清楚。所以我母親到晚年是很有福報。為什麼這麼說?我現在雖然走上這個聖學的道路,但是有人發心照顧她,而且比我照顧得還好。這是什麼?自己修來的。而且我母親她現在喜歡靜修,自己有自己的功課,一心一意求生淨土,這都是她修善修福招感的。所以當父母孤獨淒涼的時候,萬不可以離棄父母。

  底下一段是講到健康和衰老的父母這一對難易的對比。這文中說到,「健康之父母,行動可以自如,取攜可以自便,朝作暮息可以任意,訪親問舊可以娛情,故易事也」。這是身體健康的父母,他行動自如,他能夠自己照顧自己,幹活、辦事、出門不用人陪同,自便。朝作暮息,還能夠去勞動,古人是農耕時代,所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所以朝作暮息可以任意,他可以自己安排自己的時間,這是一個很好的福報。所以健康對老人來講是最大的福報,比那富貴的更強。像我的爺爺今年八十九歲,身體還挺健康的,為什麼?他一生是農民,一輩子都是朝作暮息,下地幹活,真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人很老實,從來不搞人我是非,真是老實、老農民這樣的一個性格。他很健康,八十九歲竟然還能自己騎自行車到鎮上買東西。我們都勸他,你不要再騎自行車,他偏偏自己還去幹。還能自己擔著鋤頭下地去種種花、種種樹或者種點菜什麼的。這是健康之父母,你照顧他容易。他自己做飯,自己想吃什麼他就到鎮上自己買點,或者去喝個早茶,我就勸他念佛。他念佛真念起來的時候他能夠經行三、四個小時可以不用出場。這個是什麼?健康之父母他能夠容易侍奉。他訪親問舊可以娛情,老人家找到一些老朋友、老知交,一起喝個茶、聊聊天,情感上得到歡娛,這是世間他們的福報。學佛以後,我們希望老人家能夠志同道合的人,就是一塊要求生淨土的,大家在一起。你看像我們實際禪寺,有不少的老人家,在老人班,昨天我還去看了,負責老人班的一位法師跟我介紹老人班的情形,老人家都很精進,他們的功課一天很緊,排得滿滿的,很充實,真的是一句廢話都不講,一心一意就求生淨土,而且走的好幾位老人都走得很殊勝。有一位老人家,昨天那位法師介紹給我聽,走的時候預知時至,他知道自己要走了,跟大家告別,而且能夠走的時候很多瑞相,這是最大的福報。這一生,到晚年學佛,專精修行念佛往生淨土,這個福報天人都沒辦法比。真正這樣修行的老人,頭腦都很清楚,很少說得什麼老年痴呆症這些現代病,而且他們身體都比同齡的老人要好。為什麼?心清凈,心清凈身就健康。所以老年班的老人都是自己照顧自己,很少需要很麻煩別人。這就是什麼?易事,容易去侍奉。所以健康是很重要的。反過來,「若衰老之父母,兒子便是手足,不在面前,手足欲舉而不能;媳婦便是腹心,不在膝下,腹心有求而不遂。時而忿忿於內,時而戚戚於懷。為人子者,善體其情,能頃刻離左右也乎」?衰老的父母,這是年老、體弱、多病,這樣的父母最需要兒女照顧,所以兒子便是手足,兒女就等於他的手足一樣,因為他的身體衰老,自己很難照顧自己,需要別人照顧。所以有什麼需要,兒女馬上要體會到,要上前幫助他。所以兒女不在面前,手足欲舉而不能,就等於沒了手腳一樣,因為自己的手腳已經是虛弱,沒有辦法自理了。我們看到在中國山東,「天下父母」,電視台的一個節目,一個欄目,報導了一位久病床前有孝子的感人故事,這就是王希海。這位王希海他在年輕的時候,從他二十三歲開始,他的父親因為患腦出血變成植物人。王希海當時正好有出國的機會,出國工作,本來這對年輕人是很好的一個前程,但是為了照顧父親他放棄出國工作,自己貼身照顧躺在病床上的父親。因為不能夠離開父親半步,所以他也不能工作,靠救濟金生活。每天半個小時就給他父親翻一次身,給他擦一下身體。他早上五點到六點鐘就要做早飯,六點到七點的時候給他父親餵飯,八點到十點洗衣服,十點到十一點給他父親按摩,然後下午一點到二點要做中午飯,給他父親餵飯,到了下午三點,背著他父親出去戶外曬太陽,一邊曬太陽一邊給他按摩,還給他吸痰。怎麼吸痰?父親是植物人,不能吐痰,痰如果積在喉嚨裡面這會出現危險,會哽噎,有生命危險。所以王希海就每天拿著一根吸管伸到父親的嘴裡,另一頭用自己的嘴把父親喉嚨裡的痰吸出來。下午五點鐘又給父親餵水,六點鐘又洗一次衣服,然後做晚飯,到晚上十一點鐘再給父親按摩,到深夜給父親還蓋被,基本上是一天二十四小時值班。他保證每天要給父親換一次床單,洗床單,為什麼?因為擔心父親會出汗,他不能動彈,身體如果出汗了在床單上,就會給父親帶來不舒服。而且這麼做,做了多久?整整做了二十四年,他父親五十多歲的時候得了這個病,二十四年以後,他父親過八十大壽,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雖然沒有知覺,但是整個身體竟然沒有一點瘡癬,皮膚非常的好。常常王希海背他父親去醫院複查,醫生驚奇的發現,說我不能相信這是一個已經有二十四年的昏迷歷史的植物人,他的身體竟然被照顧得這麼好。所以一位老中醫他看了王希海父親的二十四年的病歷,他說這不可思議,他說您可以在我們這個醫學院給大家開病人護理課,你護理得這麼好,說這天下無雙。

  王希海就是這樣的默默的給他父親犧牲、奉獻、照顧,整整二十四年,他都沒有成家,因為他說沒有時間成家。在成家跟照顧父親這兩者之間,他只能選擇照顧父親。王希海長得是高個,人也長得挺帥氣,也有好幾次人家給他說媒,也有對他愛慕的女性追求他。雖然他家裡很貧窮,因為他沒有工作,家裡是靠救濟生活,其中有一位年輕的女老闆願意嫁給他,看到他有這樣的人品,而且保證讓他家裡富裕,但是王希海都婉言拒絕。他每天就以他父親做為他一天的中心,他說他如果稍有不慎就會讓他父親會很難過。他說有一次,這二十四年裡面犯的最大的一次失誤,就是什麼?有一天半夜十二點給他父親餵飯,讓他父親坐起來,結果餵完飯以後自己就忘記把父親放倒繼續安睡,他就坐在父親床邊,自己因為太睏了、太累了,睡著了,這坐著一睡就三個小時,到了三點,早上三點,就看見他父親還坐在那裡,已經累得不行,全身都是濕透了的汗。這時候馬上把父親放倒,自己就很內疚,說從今以後,他發誓,如果是父親沒有躺下來,自己絕對不能夠坐著睡覺。所以你看看這裡說的,「兒子便是手足,不在面前,手足欲舉而不能」。王希海真正做到了這種純孝,他就是父親的手足,跟父親是一體。所以「天下父母」這個山東電視台的欄目表彰他,評他做大孝子,這是感動整個中國,中國的為人兒女的人,是我們學習的好榜樣。下面說,「媳婦便是腹心」,娶妻,妻子跟自己是一體,所以自己盡孝,也應該讓妻子同樣對父母盡孝。所以娶妻,也包括女眾找男眾,這都是要看他有沒有孝道、孝德。所以媳婦就是公公婆婆的腹心,跟公公婆婆是親密無間的,怎麼能夠會有隔閡?怎麼能夠還跟公公婆婆對立?所以古人有很多都是這種孝媳,給我們演出那種感人的故事。所以媳婦如果不在膝下,那麼公公婆婆老人家他自己心裡有什麼願求,也很難滿足,因為身體虛弱多病,就是需要兒媳的照顧。衰老的父母自然心情就不好,因為身體病痛的折磨,所以心情是時而忿忿於內,時而戚戚於懷,忿忿於內就是心裡面想不開,戚戚於懷就是心裡面很有感傷,就是有這些悲惱,這時候最需要我們去安慰。所以為人子者,善體其情,能頃刻離左右也乎?為人兒女或者是為人媳婦,看老人家有這樣的一種境遇,更要去體恤,多加關懷,怎麼能夠離棄他們?這是在情感上、在天理上都講不通。這一段是給我們講到健康的父母跟衰老的父母侍奉起來的難易的對比。見到容易侍奉的父母不可以忽視,還是要無微不至去照顧;見到衰老的父母更要加意去奉養,以使到善心、孝心圓滿。

  今天時間到了,我們這一段的「勸孝文」還沒講完,明天跟大家繼續學習。講得不妥之處,懇請大家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16 16:24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