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8386|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二十八集b

  下面又說,「孟子之時,雖有楊墨」,楊墨就是楊朱、墨翟這兩家,兩個學派,「孟子辭而辟之」,孟子當時確實批判楊朱這種學派,但是他「是猶揖讓之變為征誅」,先是禮讓,見到禮讓不成才進行批判,「非可人人效顰也」,不是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效法孟子那樣的去批判人。「無如後人於仲尼躬行之道,畏難苟安;一聞能距楊墨,即是聖人之徒,便踴躍鼓掌,捨難趨易,反恨當今之世,無楊墨可闢,構求稍可牽合者,即以楊墨例之」。這是安士先生點出有一類這種人的心態,心量狹小,沒有真正德行學問,而偏偏去效法這些古聖先賢、效法孟子,他沒有仲尼躬行之道,他不學孔子努力改過,日日知非,默而識之,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他不學這個,不學無常師,三人行,必有我師,放下意必固我這些分別執著,他沒學這些,因為這些他覺得很難,畏難茍安,放下自己的毛病習氣這是得向自己挑戰。這個一開始是難,可是真學進去了不難,沒學進去覺得這好難。結果他還要以自己做為聖人的弟子來自居,所以聽到能距楊墨,孟子當時批判楊墨學派,就以為聖人的弟子們就是這麼做的,所以他們就踴躍鼓掌,捨難趨易,他們也來跟著批判,而不去落實夫子治己,克己復禮,忠恕之道。他要找東西批判,結果看看這個世間好像已經沒有楊墨可批了,那怎麼辦?到處牽強附會,看看哪些跟儒家講的稍有不同的,他就把套在批判楊墨的這種言辭去批判這些學派。「於是移其說於釋道,但從事於講學,而所以自治者疏矣」,所以他們找不到楊墨的學說批判,他就找什麼?找佛家、找道家來批判,不是專務治己,他去治人。結果他批判人有沒有真正了解佛法和道家?也沒有,都是道聽塗說,一知半解,然後就發表謬論,批判這些聖人的學問,造極重的口業,太可憐了。他自己不能夠從事於講學,夫子學而不厭,誨人不倦,他沒去真正落實,更沒有去自治,自治是自己對付自己的毛病習氣,克己復禮,他沒去做,疏矣,疏就是他疏忽了。確實責人重的時候責己就輕,只有是責己重自然就責人輕。所以古人教我們,「以責人之心責己,以恕己之心恕人」。安士先生很感嘆,「則何如存聖賢大公之心,但盡其在我,無事黨同伐異之為得也」,這類人哪裡有聖賢這種大公無私的心?哪裡能夠像《弟子規》講的「天同覆,地同載」的這種涵養?都是一個我執,盡其在我。他們這種人跟這種黨同伐異之徒又有什麼區別?哪裡能稱得上孔老夫子的學生?所以真正聖賢的弟子必定是心量廣大,可以包容不同的學派。

  底下安士先生給我們舉出一個例子,就是講到佛和儒本沒有區別。下面講到,「佛之五戒彷彿儒之五常,但當交相讚,不當交相毀」。佛家制定的五戒,是殺生、偷盜、邪淫、妄語、飲酒這五大戒,要學佛必須要遵守五戒,這才是真叫學佛,沒有戒就沒有佛。儒家講的五常,這五常很重要,《左傳》上面講「人棄常則妖興」,沒有五常了妖魔鬼怪都起來了,社會就大亂。五常是什麼?仁、義、禮、智、信,這叫五常。你看五戒跟五常完全相應,佛法講的不殺生就是儒家講的仁,慈悲就是仁,不能殺害生命。殺生是不僅不能殺害他的身命,也不能夠傷害他的情感,凡是傷害到仁的都屬於殺生。佛講的這個戒不僅是不能殺人、不能殺生,一切眾生我們都不能夠傷害,要讓眾生生歡喜心,這是仁。佛法裡講的不偷盜,不偷盜就是義,義就是應該做的我們要做,不應該做的就不做。尤其是在自己獨處的時候,往往我們在大庭廣眾下還比較能夠容易做到規規矩矩像個人樣,一到暗室屋漏當中恐怕就容易放肆。這是什麼?這叫偷心,這叫偷盜,偷偷摸摸的幹些壞事,甚至起一些不好的念頭,這叫不義。佛法裡又講不邪淫,不邪淫就是儒家講的禮。不妄語,不妄語是講信,凡出言,信為先。不飲酒是智,飲酒就亂智慧。你看佛的五戒不就是跟儒家五常講的一個道理嗎?名相雖有不同,理是同一個。我們也是很驚歎,你看孔子跟釋迦牟尼佛沒見過面,他們講的這些道理,講的這些做人的規矩,都講得這麼一樣。為什麼?因為這是性德,自性自然流露出來的,就是人本來的面目就該這樣子的。這五戒,這戒律都是佛他自己每天的日常行為,他不是刻意造作的,更不是說規定一套規矩來約束我們,禁錮我們,讓我們很拘束、很難受,不是,我們自然應該就是這樣做的。

  佛的五戒如是,儒的五常亦如是,都是性德的流露。所以佛、儒要互相稱讚,不能夠互相詆毀,都互相的讚歎,聖賢教育就興了。佛門裡有一句話說,「若要佛法興,除非僧讚僧」。佛法是廣義的,一切聖賢教育都可以稱為是佛法,因為佛是覺悟的意思,覺悟之法稱為佛法。聖賢教育不都是覺悟之法嗎?除非僧讚僧,僧也不是專指出家人,它也是廣義的,我們從事聖賢教育的人都是僧團之一員,儒釋道都是,大家互相讚歎,聖賢教育就興了。我們現在師父上人走出國門,走向世界,在聯合國教科文和平會議上面、在國際宗教大會上面提倡什麼?宗教要團結,宗教裡面每一門宗教它講到的這些做人的道理都是相通的。這裡安士先生舉出佛和儒是相同,你細細看看其他宗教,不也是相同的嗎?所以我們師父最近他親自從不同的宗教裡面,基督教、伊斯蘭教、天主教、猶太教這些其他宗教裡面他們的典籍裡,摘錄出做人的道理的這些經文,做出一個小冊子。這是做一個樣板給世界各個大宗教這些長老們看看,你看所有宗教教我們做人都是一樣的。所以他在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會議上提倡,每一個宗教都要從自己典籍裡面選取一百句經句,講的就是做人的道理,就教你怎麼做人,孝悌忠信、禮義廉恥、仁愛和平,就教這個,這些每個宗教教的都一樣。所以宗教怎麼可以互相詆毀,你詆毀別人不等於詆毀自己?互相讚歎,相互團結合作,世界和平不難實現。這種小冊子師父把它稱做「人生必讀書」,你做人必讀的,你看每個宗教都是這麼教我們的。用這種教材來做為推廣倫理、道德、因果教育的教材,能夠實現和諧世界。古訓上說「建國君民,教學為先」,現在和諧世界還是教學為先。所以《陰騭文》裡講「廣行三教」,在現在這個地球村的環境裡面要更廣義的說,這三教不僅是儒釋道,凡是教導我們倫理、道德、因果的聖賢教育、宗教教育,我們都要大力推廣,這是實現和諧世界。要培養師資這是首要的,最緊迫的工作,就是這段講的培植真儒,就是培養師資,現在每個宗教最缺乏的就是弘法人才。所以我們現在都要發大心,為了救世,為了光復聖教、弘法利生,我們也不要求別人來發心,自己要發心走這條路,做一個真儒、真道、真佛。

  下面說到,「世俗不察,聞慈悲之說,出於佛氏,必反乎其說,而吾儒之仁,於斯而喪」。這是細細的來分析佛法裡面講到不殺生,要講慈悲,世俗有一類的讀書人執著儒說,毀謗佛法,所以他們不察,不察就是不明瞭,聽到慈悲兩個字,這是佛講的慈悲,儒裡面沒講慈悲,所以就反對慈悲這個說法,反對慈悲不就等於反對儒家講的仁嗎?仁不就是慈悲嗎?又說到,「聞盜淫之戒,出於佛氏,必反乎其戒,而吾儒之義,於是而亡」。這是講到偷盜、邪淫這兩條佛法的戒,這是佛講的,所以就反對它,那儒講的義他也就忘了,不偷盜、不邪淫不就是義嗎?「聞妄言之禁,出於佛氏,必反乎其禁,而吾儒之忠信,於此而滅」,聽到佛法裡講的不妄語這條戒,他也來反,儒家講的忠信,假如要妄語,那麼忠信也就滅絕了,忠信必須是不妄語。所以「豈非欲衛道,而反害道耶」?這是明清以來的一部分儒家的學者提出衛道的口號,這個提法,從唐朝韓愈時代就這麼講,韓愈做的「原道」這些文章,所謂要衛護儒說,駁斥佛法,這是影響到後世很多人。這類人沒有真正深明儒佛的學問,道聽塗說,他也來毀謗,結果是什麼?想要衛道,保衛聖道,反而害了聖道,在毀謗佛法的同時不正是毀謗自己儒家的學問?佛法和儒家的學問都是性德流露,怎麼可以在名相上來分彼此,而不識它們的真源是一?

  「昔有學者,以佛教之害,問象山先生」,這是舉出一例,象山先生是宋朝人,跟朱熹是同時代,叫陸九淵,號象山,因為他是在江西龍虎山住山學習,龍虎山的形狀像個象,叫象山。有學者來請教陸九淵先生,佛教有什麼害處?象山先生怎麼回答?「先生曰:試問害在何處?今之害道者,正在此種閒言語。」陸九淵他懂得佛法,他雖然是大儒,學儒的,可是他對佛法非常的深解義趣,他沒有障礙,他不會毀謗佛法。他怎麼說?他說佛法之害在哪裡?害在何處?你說,真正的害就是你們在這裡講閒言閒語,你們的毀謗就是對我們儒家真的害。講得有道理!這是安士先生給我們分析的「廣行三教」第二個利益培植真儒,真正的真儒心量廣大,一切能包容,只要是有益於民、有益於國的,必定是大力提倡,絕不會有門戶之見。所以儒釋道三家在我們中國經過歷史的變更,歷朝歷代你看文化全部融合在一體,很難再分哪個是儒、哪個是佛、哪個是道。確實它都是教我們做人,教我們成聖成賢的道理,理是同出於一源。

  第三層利益叫「潛消禍亂」,安士先生他講到廣行三教能夠消災免難,在現代的時代裡面對我們特別的契機。他講到「茫茫宇宙,不無出類拔萃之英雄,用之於正,則為良、勃、平、何,用之於邪,則為莽、卓、懿、操」,這裡講到一些歷史的人物。他講茫茫宇宙,在我們這個宇宙裡面,安士先生他講宇宙,不講我們的天下,這個心量就廣大了。所以他這個道理不僅是適合我們地球,整個宇宙所有的世界,這道理是同一的,廣行三教不僅要在地球上,佛法你看它的教學的區域都是遍法界虛空界。這裡講說都有很多出類拔萃的英雄豪傑,這些英雄豪傑資質高於普通人,可是他們的資質要導之以正。怎麼導之以正?就要用聖賢教育。人性相近也,習相遠也,本性都是善,如果導之以不正,他就變成不正的習性,導之以正,個個都是聖賢。所以用之於正,則為良、勃、平、何。良是張良,張良輔佐劉邦得天下。勃是指周勃,他幫助漢朝,劉邦死了以後呂氏專權,呂家得了天下,周勃和底下的陳平他們一起幫助劉家奪回政權,平定天下,鏟除了呂氏這個禍患。這個歷史故事我們在這之前,文昌帝君講他「吾一十七世為士大夫身」的時候有講過。呂后專權,殺了劉邦的兒子如意,殘害了戚夫人,專權,後來呂產,她的侄兒,都專權,周勃、陳平把政權奪回來,鏟除了呂家的這些人,對社稷確實有好處。何就是蕭何,蕭何也是幫助劉邦得天下、治天下。最有名的,在跟項羽打仗的時候,他推薦韓信,韓信是勇猛善戰,很能打仗,就是他能夠跟項羽打得過去,劉邦跟項羽打仗是屢戰屢敗,結果韓信幫劉邦得天下,後來造反,也是蕭何幫助劉邦把韓信給收伏了,就是收拾了。所以說「成也蕭何,敗也蕭何」,這是指韓信。他們都是忠心耿耿,這類人都是對國家、對人民帶來利益。用之於邪,如果不好好的教導這些人,這些人都有天生的資質,能力都比較強,他們私心作祟,假如不導之以正,私心無限的擴張,最後成為什麼?奸臣。莽就是王莽,王莽篡位,這是漢朝的。卓是董卓,董卓是漢朝之後、三國之前,他也是挾天子以令諸侯,董卓後來死於呂布之手。我們讀過《三國演義》的對這個人物不陌生。懿是司馬懿,司馬懿原來為曹操服務,後來自己也專權了,他的孫子建立了政權,結果追封他做皇帝,後來就是晉朝。操就是曹操。都是所謂的奸雄人物,亂世之奸雄,他們的能力沒用在好的地方,而用在謀取自己的私利,這就是造成社會動亂的因緣。

  下面講「自製科一設,使彼垂髫之時,即從事於翰墨,年復一年,不覺鬢斑齒落,而其中奸雄之喪氣,豪猾之灰心者,多矣」。人他總希望有一個出人頭地的機緣,普通人哪個不羨慕功名富貴?自從製科一設,科舉制度設置了,大家都希望通過考取功名而獲得富貴,一般人都是這樣的想法,所以就努力讀書。從垂髫之時,垂髫就是小孩子,孩子的頭髮,古時候的孩子頭髮是垂下來的,垂髫,從孩童時代就開始準備考試,考功名、考科舉,年復一年。考得上考不上看你的命,有福的人就很快考得上,所以有的人你看弱冠及第,弱冠是沒到二十歲,沒有行冠禮,他就考取了進士,有的人終生不舉,到老了舉人考不上,還是個秀才。民國時代有一部小說叫《范進中舉》,它就是講的一輩子就是為了考功名,考到最後,到老了終於考上舉人,一考上一高興斷氣了。所以不覺鬢斑齒落,頭髮也白了,牙齒也落了,年紀老了。所以有些人他看到這種狀況他就想走捷徑。所以「其中奸雄之喪氣,豪猾之灰心」,奸雄、豪猾是指那種胸有大志但是私心非常重這類人,不善之人,就像前面講的曹操、董卓這類人、王莽這種人,他們喪氣、灰心,不想走規規矩矩考功名的路,那他們會做什麼?當然就謀取其他的出路,或者是當官起了叛心,或者是處朝野而謀變動、造反。這些根本原因還是缺乏聖賢教育之過,造成社會禍亂的根源。

  下面又講,「又有一種才智傑出,功名不足動其心者,則以叢林收之,使之暮鼓晨鐘,東參西訪,等富貴於浮雲,視死生如夢幻。以跋扈跳梁之材,為念佛參禪之用,而潛消夫禍亂之源者,又不知幾千萬萬矣,豈曰區區小補乎」?安士先生這一段的議論特別的好,前面講的這一段是指奸雄,如果受到聖賢教育,他們可能不會起逆心。還有一類是才智傑出的,他們確實有才華,但是無心於功名富貴,所謂像孔子說的「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他看富貴像浮雲一樣。的確富貴都是曇花一現,你看人走的時候帶不去,享受的時候又保不住,所以有這一類大智慧的人他們看破了這一點,能放得下這些富貴。像我們前天參加了一百多位法師的剃度儀式,他們這些人不乏才智傑出的人,可是「等富貴於浮雲,視死生如夢幻」,真能看得破。看破這世間富貴功名是假的,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死生如夢幻。你看人一生就像做一場大夢一樣,夢醒了之後哪裡是我們的家鄉?所以這一類人如果有叢林收之,叢林是佛教的寺院,你看他們走出家道路,他們能夠晨鐘暮鼓度餘生,參禪、念佛,心安,他們也能夠達到他們的追求,這不是很好嗎?所謂各有所用,所以禍亂的根源自然也就沒有了,人各得其所,這社會就是大同世界,這樣子必須要廣行三教來實現。儒釋道三家教育都有它接引度化的對象,不能夠執著一家而排斥另一家。

  下面安士先生又特別提到佛家、道家講到的因果教育,佛門裡面的教學是非常有利於輔助社會安定。他說「孔子成《春秋》,而亂臣賊子懼」。孔子作《春秋》這部書專門是褒貶善惡,所以亂臣賊子看到了都害怕。害怕什麼?「懼身後之惡名也」,怕他留下千古罵名。「然此猶盛世之事也」,這些都是在盛世的時候,你作《春秋》可以,人總是希望有一個好名聲留下來,誰願意千古被人唾罵?盛世之世《春秋》很好,用這種教學讓人生恥心,不會作惡。「若後世之亂賊,並不畏此虛名矣。豈惟亂賊,即號為識字者,亦毫不知有《春秋》矣」。這也是一個問題,後世你看他們誰會去讀《春秋》,讀《春秋》的人少,後世的亂賊他不讀《春秋》,他也不怕留下惡名,他不怕,他這個恥心就沒有了。確實不僅是亂賊,亂臣賊子他們不讀《春秋》,就是現在識字的人,甚至是讀書的人,現在我們說大學生、碩士生、博士生,有幾個人看過《春秋》?所以你光用一門來教學覆蓋面不廣。

  下面說「惟示以人命無常,死後受報,不忠不孝之人,化作畜生、餓鬼。乃知用盡奸心詭計,付之一空;他生萬苦千愁,皆我自造。回思虎鬥龍爭,圖王創霸之謀,不覺冰消瓦解」。這裡佛法的功用就大了,對這一類人,已經沒有恥心了,他不怕留下惡名,怎麼辦?還能不能教他們?能,用佛法。教以人命無常,這是我們看到的,「黃泉路上無老幼,孤墳多是少年人」。人死了也不是什麼都沒有,佛法講得清楚,儒家這方面講得少。孔子告訴子路,「未知生,焉知死」,孔子並不是否定死後還有靈魂,他只是說這個學問太大,告訴子路,你還沒有知道生的學問,怎麼能夠了解死的學問?換而言之,死的學問大,聖人都有所不知。佛法講得圓滿,死後有報,因果報應絲毫不爽,不是說死了以後什麼都沒有,業力在,靈魂不滅,他要受報,而且生生世世要受報。所以那些不忠不孝的人會墮三途,變成畜生、餓鬼,甚至墮到地獄,你看他一聽他害怕了。所以因果教育使人生起畏懼心,不敢作惡,這是倫理道德教育很好的輔助,助揚王化。那些亂臣賊子,即使是無恥的,他也怕因果,他也怕報應,這也管用。「乃知用盡奸心詭計,付之一空」,你看你用盡了心思謀取得來的功業、富貴,佛法告訴我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最後還是空的,你什麼都得不到,生不帶來,死不帶去,正所謂「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你能帶的只有你的業,你的業就是你的起心動念、言語造作所積累出來的這麼一種印象,佛法稱種子,落在阿賴耶識裡面,將來遇到緣它會起現行,那就要受報。

  所以真能明白這個道理,為什麼要苦心積慮損人利己?真正明瞭了,「君子樂得作君子,小人冤枉作小人」。怎麼冤枉?該得到的你總能得到,不該得到的你怎麼樣子用盡心思都得不到,而且你還增加了惡業,這不是何苦來?「他生萬苦千愁,皆我自造」,果報都是自己造作,自作自受,回頭一想,幹嘛要龍爭虎鬥?幹嘛要起這些叛逆,用這些不軌的圖謀?你看心裡馬上這些妄念就瓦解了,這都是佛法帶來的好處。真正明白宇宙人生真相,能夠看得破、放得下,這才能夠像孔子那樣子看富貴如浮雲。安士先生這裡感嘆到,「嗟乎!自有佛法以來,不知令多少亂臣賊子寒心,多少巨慝豪強落膽,使民日遷善而不知誰之為者,余於如來之大教見之矣」。安士先生在這裡讚歎,自從佛法傳到中國以來,不知不覺已經讓多少亂臣賊子寒心。所以讓亂臣賊子寒心的不只是孔子的《春秋》,佛法防患於未然,讀了佛經,自然人他的心比較清淨,他明瞭宇宙人生真相,他知道因果,安分守己。人只要心安他就快樂,心不安的,即使是你有功名富貴,還是不快樂。而且還有這些巨慝豪強,這個慝上面是個隱匿的匿字,下面是個心,所以從匿、從心,心裡有所隱匿的、有所隱藏的這種人,邪念很多,這是惡人。豪強就是那種有錢有勢的惡人,他們學了佛以後知道因果了,也不敢造惡。佛法推行的地方都使到人民天天改過遷善,自自然然社會風氣就變了,而且變了之後還無聲,不動聲色的,不知不覺的,這就是幫助社會消災免難,不知誰做的,「不知誰之為者」,不知誰做的,這個真正就像細雨一樣,潤物細無聲,如來之大教,就是佛法,就是這樣子。

  這後面安士先生舉出很多歷史的故事給我們講明白,如果駁斥佛法、滅佛的,他的果報都是很慘烈的。這裡講的一個例子,是在北魏時代,有一個人叫崔浩,當官的,他是輔佐北魏的太武帝。太武帝叫做拓跋燾,這是滅佛的人,三武滅法他是其中一個,太武帝。他就是聽信崔浩,所以當時滅佛法,他的兩個弟弟都是篤信三寶,勸他不要這麼做,但是崔浩不聽,反而譏笑他們,還斥責他們。結果後來崔浩因為一個國書事件,因為一樁事情就被太武帝貶了官,觸怒了太武帝,貶了官,然後把他押在囚車裡送到了城南嚴刑拷打,這種拷打非常嚴酷,而且還派這些衛士用屎尿潑在他身上,就讓他這樣子慘死,他在這當中哀叫不斷,那個哀號聲傳遍了曠野,非常的淒慘。自古以來受到極刑而死的人,可能崔浩他是最慘的。所以從這裡可以看到,毀壞聖教現世的慘報我們就看到了。至於他將來我們可知必定是墮阿鼻地獄,毀謗三寶者必墮阿鼻地獄。你看看這是多麼可憐,自己不懂,任意毀謗,招致的這些慘報。所以我們廣行三教,一定要首先把佛法、什麼是佛教給大家講清楚,讓大家認識佛教,就不至於像崔浩這種人道聽塗說而任意毀謗,也能夠使到國家扶持正法,幫助社會。

  好,今天的時間到了,我們就先學習到這裡。這一段還沒有講完,太詳細了,明天我們繼續來學習。講得不妥之處,請諸位大德多多批評、指正。謝謝大家。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7 04:26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