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2011-12-7 11:34| 发布者: 欣求极乐| 查看: 218372| 评论: 0

摘要: CBZ25.《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共五十集)  視頻、文字2008/9/22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1
第四十七集a

《文昌帝君陰騭文》研習報告  鍾茂森博士主講  (第四十七集)  2008/12/26  華嚴講堂  檔名:52-297-0047 

  尊敬的諸位法師,諸位大德同修,大家早上好,請坐。我們繼續來學習《文昌帝君陰騭文》,今天我們繼續講第七十一句:

  【出言要順人心。】

  昨天我們學習了安士先生發明解釋裡面頭兩段,今天我們繼續來看他的解釋。「前輩有云,凡燕會交接之時,稠人廣眾之際,其中人品不齊,或者素行有虧,或者相貌醜陋,或今雖尊顯,而家室寒微,或前代昌隆,而子孫寥落,以類推之,忌諱甚多。必須檢點一番,不可犯人隱諱,使人愧憤」。這一段是教導我們待人處事要注意的地方,原則上來講就是要慎言。古人有所謂言多必失,說話多很容易就會說錯話得罪別人。這裡講前輩的人是這樣教導我們的,凡是在宴會交往的時候,或者是在人多的地方,在大庭廣眾之中,往往人的品類參差不齊,所謂是龍蛇混雜,或者是平素行為有虧欠,或者是有的是相貌醜陋的,這些不可以評說,或者是現在雖然有富貴、有威望,但是他的家室是很寒微,也有的可能是前代祖先是非常昌隆,很顯耀,但是子孫都寥落,用這些品類去推廣,你就知道在待人處事接物當中會有很多的忌諱,必須說話要檢點,千萬不可以觸犯別人的隱諱,使人感到慚愧、憤恨。有時候我們說話可能無心,聽到的人心裡在意,無形當中可能就結了怨,都是因為出言不慎。

  下面說,「若不能遍識,最忌妄談時事,及呼人姓名,恐或犯其父兄親戚之所諱,常有意外之禍也」。這裡是講如果見識不能夠普遍,這個遍是廣,所謂見多識廣,一定要忌諱妄談時事。當我們了解這些時事不甚深廣而去妄談,發表議論,往往會造成錯誤。古來這個例子很多,像《三國演義》裡面就記載著楊修被曹操所殺,原因就是因為楊修是恃才放曠,以為自己懂得多、領悟得多。結果有一次曹操帶兵打仗,曹操進軍有一點猶豫,可能是因為形勢不好,所以曹操就起了退兵的心,但是又不好對三軍這樣說,正在猶豫不決。別人給他送來飯菜,上面有雞的翅膀,正好有人進來請問曹操,說我們三軍的號令用什麼代號比較好?曹操看到雞肋骨,他就隨便說了兩個字「雞肋」。結果楊修聽到了,就跟大家講,我們曹操元帥準備要撤軍了。一時軍隊都風傳起來,曹操知道之後非常氣憤。這是什麼?揭了他的隱私,他心裡想的,還沒有公布,就給人說出來,心裡就很憤怒,於是就以楊修故意紊亂軍心這個罪名加給他,把他給殺頭。實際上楊修講得對不對?對的,是講中了曹操的心事,但是講話不慎重,這個是妄談時事冒犯了忌諱,引來殺身之禍。

  另外還有呼人姓名,直接叫人的姓名這是很不恭敬,譬如說在大庭廣眾之下談起某個人,你直接就用他的名字,講某某某,後面也不加一個什麼先生、小姐、女士,直呼其名,這就是不恭敬。剛好如果有人,或者那個人在場或者是他的親戚朋友在場,聽到你這麼說,回去告訴他,他可能心裡就不愉快。所以恐或犯其父兄親戚之所諱,這叫犯忌諱,常有意外之禍。下面安士先生舉了一個例子。「昔有一友,於廣座中,談及一貴客,其人因言,與彼交誼最厚。未幾,貴客偶至,其人不識,與之揖讓,因問旁人為誰,旁人曰:此即頃所言與君交誼最厚者也。舉座皆相顧微笑。嗟乎!此亦可為輕於出言者之戒矣」。這裡講的這個人是安士先生的一個朋友,鬧了一場大笑話。他說他有一次在大庭廣眾當中跟大家聊天,談及一個貴客。這個人大概是有身分、有地位,於是這個朋友就想跟他攀上關係。所以就對大家講,我跟這位貴客交情很深,是世交。沒想到不多久這個貴客真的來了,那個人就不認識他,結果還跟這個貴客作揖給他謙讓,然後問旁邊的人說,這來的客人是誰呀?結果在場的人都認識這位貴客,就跟他講,說這就是你剛才說的跟你知交,跟你交情最厚的那個人。所以大家都互相微笑,笑話這個朋友,他真的是自取其辱。什麼原因?輕於出言,講話太輕率,太不負責任,打妄語,以為用這種方法來顯示自己、炫耀自己,好像認識人多,交結很廣,哪知道卻被人看破,做為笑柄。所以這個要非常謹慎,戒除這種輕於出言、綺語、妄語的過失,這才能夠在社會上受到人的尊敬。古人所謂的「言忠信,行篤敬」,出言要忠信,行為要篤實恭敬,這種人無論走到哪裡,都受到社會大眾的尊重。

  下面安士先生引用《左傳》裡面一個故事,叫做「魯使對薛」,來給我們說明善於言辭很有利益,可能會幫助化解大的矛盾衝突。這是講到在春秋時代,有滕侯和薛侯這兩個國家的國君他們來朝見魯國的國君,魯國的國君是魯隱公,在爵位上比滕侯和薛侯都要高,古人所謂的公、侯、伯、子、男,魯隱公是公,滕侯和薛侯是侯,所以次一等。他們都是各有封地,兩位諸侯前來拜見魯隱公,結果他們在爭誰大誰小,誰應該先誰應該後。薛侯就說了,我是先受封地的,所以我應該走在先,滕侯就說了,我是成周的卜正官,換句話說,他是周朝的宗族的人,你這個薛國是外姓,外姓不能走在我們內姓的前面,這兩個人就爭執起來。魯國國君魯隱公於是就派了一位大使,叫羽父,來去化解。羽父就到薛侯那裡跟他商量。這段話,我想把安士先生的原文,這是《左傳》裡面的原文,把它念出來,我們來分析別人是如何來善於言辭。

  這裡講,「滕侯、薛侯,來朝於魯,二國爭長」。就是剛才講的,滕侯、薛侯兩個人爭誰先誰後來朝見魯隱公。「薛侯曰:吾先封」。我先得封地,我應該在先。「滕侯曰:吾周之卜正也」。我是周的卜正官,我應該走在先。薛是庶姓,你是外姓人,「吾不可以後之」,我不能走在你後面。「公使羽父,請於薛侯曰」,羽父就是魯隱公的特使,他去朝見薛侯,跟他講,「君與滕君,辱在寡人」。這個是古文,辱在這裡是一種謙詞,就是我們現在講的承蒙你怎麼樣,這裡說辱在寡人,就是承蒙你和滕君兩位諸侯來看望寡人。這是魯隱公的謙詞,非常的謙虛。下面說,「周人有言曰:山有木,工則度之」。這是周朝,因為春秋的時候都用周禮,它是屬於周朝末年,周人,周朝的人民都有話說,山有木,工則度之,山上有良好的木頭,那些工匠他就會把它採集來,用工具把這木頭來切割來使用,度之就是量度,然後切割做家具。「賓有禮,主則擇之。周之宗盟,異姓為後」。這個是講到周人他們的話,既然山有木,工則度之,賓客有禮,主人也就選擇他,這是一種類比。所以周朝的宗盟,按照周朝的規矩,異姓應該走在宗族人的後面。這話是對薛侯講的,薛侯是異姓,換句話說,暗示他應該走在滕侯的後面。

  下面又繼續說,「寡君若朝於薛,不敢與諸任齒」。寡君就是魯隱公自稱,如果我到你們薛國來向你朝拜,你看很謙虛,本來魯隱公的地位比薛侯要高,但是他說他來朝拜你,來朝拜,不敢與諸任齒,就是不敢跟你們宗族同姓的人一起排列,換句話說,我肯定會走在後面。這是告訴他,我們是守禮的。「君若辱貺寡人,則願以滕君為請」。君就是對薛侯講的,說薛侯你,承蒙你辱貺寡人,這個貺就是賜贈的意思,就是承蒙你賜我面子來拜訪我,來看我,這是給我很大的面子,就希望你答應滕君的請求,希望他走在滕侯的後面。結果這話一說,「薛侯許之,乃長滕侯」。薛侯聽到之後就答應了,於是就走在滕侯的後面,讓滕侯為長。所以你看看,魯隱公派的這個大使多會講話,一下把兩個人的矛盾給化解了。

  安士先生在評論當中說到,「薛詞固嫌直遂,滕語亦太迫切」。薛侯講話用詞是有點太直,不給人留面子。他是說什麼?他說我先得封地,所以我得走在前面。你看非常直,別人一聽肯定會起反感。滕侯他也不太會講話,他講的也太迫切了,他說我是周朝的宗姓人,宗族的人,我應該走在前面,就爭了。雖然是有道理,是符合禮的,但是這也很難讓人接受。「唯有羽父之言,謙和宛轉,文彩動人」。羽父是魯隱公派遣的大使,你看他講出來的話謙和宛轉,而且很有文彩,能夠感動人。這是會說話,出言能夠順人心。所以「細玩其詞,當分作六層看」。玩就是你細細的體味,把《左傳》的這段話你細細的去體味,你發現羽父他講的話可以分作六個層次。安士先生他也是讀古書讀得很深入,《左傳》是左丘明演繹孔子所著的《春秋》,這裡面都有大學問。安士先生他把羽父講的話分做六個層次,這是教我們如何來說話,如何進退應對,這個學問不得不學。

  我們來看,「首二句,敘明其事」,頭兩句話就是講的事。我們倒過來看羽父他說的話,第一句是什麼?「君與滕君,辱在寡人」,這是第一句,他是對薛侯講的,說薛侯您跟滕君承蒙你們來看望寡人,這是講事,這是頭兩句。「以下便作寬緩之語」,下面就講出一些寬緩的、緩和的話,先把人的那種矛盾的氣息緩和一下。「將山有木一層,陪起賓有禮一層」。下面就引用了一個類比,他說周人說的,周人有言,「山有木,工則度之」,這是第一層,這是屬於第三句。第三句裡面有兩個部分,先是講山上有木,所以工匠就會把它採集下來,這是良木,所以去採集它。陪襯什麼?賓客如果有禮,主人必定會招待他,換句話說,強調禮的重要。底下我們再看,這屬於「得借賓引主之法」,借賓來引主。「不說賓無禮,反說賓有禮」。你看這是對薛侯講,你是賓客,他說你是有禮,本來他是無禮的,他要爭走在前面,這按禮是講不通的,他應該是走在周朝宗姓人家的後面,但是反而說你有禮,所以主人會招待你。所以這後面才講到,周之宗盟,異姓為後。這個禮是什麼?按照周禮,異姓人是走在後面的。你看慢慢慢慢的才帶出主題。而且還說,如果我來朝拜你,我也不敢跟你的同姓的人走在一起,多麼謙和。

  所以安士先生這下面講到,「猶之子產不言曲鈞而曰直鈞,何其善於辭命也」。這個也是一個歷史上的故事,也是同出於《左傳》。子產是鄭國的一位大官,春秋時代的,他跟孔子同時,他是鄭穆公的孫子。子產他這時候,「不言曲鈞,而曰直鈞」,這個典故是什麼樣的?這個典故是講到在鄭國有兩個官員,這兩個官員其實是屬於從兄從弟,做為從兄的叫做公孫黑,從弟叫公孫楚,按輩分講,公孫黑為長,公孫楚為幼,而且公孫黑是大官,大過公孫楚。結果當時有一位姓徐的家把女兒許配給公孫楚,因為這個女兒長得很美,公孫黑就生了搶奪的心,想要去搶親。結果搶來搶去沒辦法,兩個人爭執不下,就請徐家的女兒自己來選擇。這個女兒就選擇了公孫楚,還是原來那個未婚夫。結果這麼一選擇,他們倆就成親了。公孫黑就氣急敗壞,這個人是小人,所以他就想要殺死公孫楚來搶奪這個太太。所以他就穿上盔甲,外面罩上一般的服裝,拿著兵器,就到了公孫楚家裡。結果公孫楚他也早有料到公孫黑會出這一招,沒等公孫黑動手,他就先拿長矛來去刺他,結果一下子把他的腳給刺傷了。公孫黑逃回家裡,就非常氣憤,就召集眾大夫來,準備給公孫楚定罪。這時候子產也在其中,子產他也是他們同門宗族的,叫公孫僑,他是一位很負盛名的政治人物。他就說到什麼?說「直鈞,幼賤有罪,罪在楚也」。他用直鈞,就是這裡安士先生講的直鈞,這個鈞在古代是稱為尊上,就是對於尊上的尊稱。直鈞,直是正直,正直無邪曲,子產稱呼公孫黑說你是正直的尊長。你看這講話極其謙和有禮,本來公孫黑一點不正直,他去跟人家搶親,人家女兒已經許配給別人,他還要去搶,這本身都已經是無禮、邪曲,他還稱他是直鈞,不講曲鈞,這個話確實是善於辭命。

  下面安士先生繼續給我們分析,《左傳》這段話細細去體會,學怎麼說話。「周之宗盟,異姓為後」,這是羽父跟薛侯講的,屬於第四句。按照周禮,異姓要走在後面。這什麼?「正是推原欲長滕之故」,這是先把前提講出來,應該按禮來講,滕侯是走在前面的。下面又說,「要說君若辱貺寡人,先說寡君若朝於薛,其語謙婉和平,令人聞之自喜」。你看羽父還沒有說君若辱貺寡人之前,就是承蒙你來拜訪我,這句話還沒講出來,先說什麼?如果寡君先來朝拜你薛國,我必定不敢跟你同姓的人走在一起,肯定走在你同姓人的後面。你看其語謙婉和平,謙恭委婉,心平氣和,聽到了之後人都能夠生起歡喜心,這會說話,就接受了你的意見。所以我們講話最重要的是懂得尊重別人,順著人心說話。下面又說,「正如秦伯對晉使,不言執其主以歸,反說寡人之從君而西」。這也是非常會說話,秦伯對於晉國的使節說,他不講我請你們的國君過來,而說什麼?寡人從君而西,就是我跟著你們的國君走,沒有說我帶著你走,是我跟著你走,這都是非常會言辭。所以這裡講到,「豈非巧於措詞耶?此種皆出言順人心處,初非諂媚逢迎可比」。所以會講話倒不是諂媚逢迎,而是什麼?讓人生歡喜心,能夠採納正確的意見。

  下面又引用「隨宜說法」這個故事,出自於《高僧傳》。這裡都是我們學習的地方,看怎麼樣說話。這是講到南北朝劉宋時代,劉宋,宋文帝叫劉義隆,當時有位高僧叫求那跋摩,他跟罽賓國的國王是兄弟,在劉宋時期他就來到劉宋的首都建業,建業就是現在的南京,文帝就接見了他,向他慰問,也非常恭敬他,向他請法。皇帝就問他,說我常常就想吃素戒殺,但是很難做到,怎麼辦?這位高僧就對皇帝說,帝王的修行方法跟老百姓不同,老百姓根性低下,難以自覺,聽從上面的號令,如果不讓他們用戒律來約束自己,怎麼能談得上修行?帝王是以四海為家,天下的百姓都是你的兒子、臣民,你只要說一句好話,天下人民都會高興,實施一樣好的政令,所有的人都會歌頌你,你能夠尊重賢人,提拔有才幹的人,減免賦稅,天下就自然風調雨順,都有豐收,你在這一方面持齋,功德不就更大了嗎?在這個方面來戒殺,不是利益更殊勝了嗎?難道一定說要減半天的飯食才叫持齋嗎?難道一定是救活一隻動物才叫做廣濟生命嗎?結果宋文帝聽到這番話拍案稱歎,他說俗人不明白這些遠大的事理,一般出家人又死在教條裡面,哪裡像師父您這一番教導,真是使我恍然大悟!結果你看看,這些話實際上在儒家裡面早有提到,做為帝王不本身就應該這麼做的嗎?要對百姓減免賦稅、提拔賢能,做這些好事。這個話並不是第一次出自於法師口中,但是法師所說的確實非常順應文帝的心理,而且說的也是正法,這叫善巧方便。所以度化眾生一定要懂得契理契機,契理是你要講的是正法,不能夠邪曲,契機就是你講得很符合他的根基,他聽了就有受用,就能夠去依教奉行,這個話才是真正有利益眾生的話。如果是契機不契理,那叫魔說;契理不契機,那叫閒言語,沒有用的話。

  下面引《懿行錄》裡面一個故事,叫「巧為諷諫」。這是講明朝有一位尚書,叫王友賢,他是山西人,因為曾經花錢買了一個妾回來,被自己的妻子嫉妒,而且常常這個妻子去虐待這個妾。結果這位王友賢出外,這個妻子就把這個妾關起來,關在一座樓裡面,不給她送飯,餓得她快要死了。這個妻子的兒子叫做王毓俊,他當時只有幾歲,見到母親這樣對待妾,他就對母親說,說母親,她如果餓死了,那別人就要講母親的不是,不如每天給她一碗粥,讓她慢慢的死,這樣別人也不會認為母親妳不賢良。你看這兒子多會說話,站在母親的立場上來說。母親聽了這話也有道理,於是就答應了,就讓王毓俊天天送飯。這個孩子偷偷的就把一些飲食藏到一個小袋子裡,利用送粥的機會暗中的帶給他的庶母,就是這個妾,於是救了這個庶母的命。到了第二年,這個庶母生了一個兒子,王友賢,就是這個尚書,就暗中的把他送到另外一個地方去撫養。等到這位尚書死了以後,這個兒子王毓俊就繼續撫養他的弟弟,而且非常的關懷、照顧他。所以這個孩子,你看救了母親的過失,真的是很會說話,善於進諫。《弟子規》裡面講的,「親有過,諫使更,怡吾色,柔吾聲」。真的,我們看到這個孩子真正做到了,說話非常順父母的心,同時他的做法也並不是違反正理,這些都是我們學習的地方。

  下面我想再跟大家講兩個故事,這兩個故事安士先生這裡沒有,但是從這些地方我們可以學學該如何說話。第一個是選自於佛經,《發起菩薩殊勝志樂經》,這是出自於《大寶積經》裡面的第二十五會,之前我們有學過這裡面的一些內容。這裡主要是講佛在世的時候有許多初業菩薩業障深重,根性很闇鈍,而且很喜歡憒鬧,很喜歡談說世事,很喜歡睡覺(睏)、戲論,還廣營眾務,種種的貪著,妄失了正念,在菩提道上已經退轉了。他們固然有他們的因緣,這是過去因為造了口業,毀謗說法師,所以墮到地獄裡面一千八百萬年,出來之後還要受殘疾的果報,一直遇到佛了,還沒能夠業障消除。佛給他們預言,要等到末法時代,業障才消完,才能夠真正念佛往生淨土。當時彌勒菩薩,這是大菩薩,等覺菩薩,見到大眾當中有這些業障深重的小菩薩,於是他就起了慈悲心,到他們那個地方去跟他們慰問,以種種柔軟的言詞給他們說法,讓他們歡喜,跟他們講,說「諸仁者,云何汝等於無上菩提圓滿道分而得增長不退轉耶」?你看彌勒菩薩說話多麼的謙和恭敬,稱他們是諸仁者,仁者是仁慈的人,也就是菩薩,諸位菩薩。彌勒菩薩這裡是向他們請教,云何汝等,你們這麼多菩薩,如何能夠在無上菩提圓滿道分天天增長進步而不退轉?你看這句請問裡面又含有讚歎,暗示說你們在菩提道上你們天天都在進步,沒有退步,我想向你們學習一下你用什麼法,用的是什麼樣的功夫。你看彌勒菩薩是等覺菩薩,地位比他們高太多了,他是當來下生的佛,可是對這些初業菩薩,業障深重的這些修行人,用這麼柔軟、這麼謙卑恭敬的話來向他們請教。這麼一說,當然這些初業菩薩就生歡喜心了,同時也生慚愧心,因為並不是彌勒菩薩所說的那樣,在無上菩提沒有退轉,其實已經退轉了。所以他們回答說,「尊者,我等今於無上菩提圓滿道分無復增長唯有退轉」。你看他們慚愧心起來了,說我們在無上菩提圓滿道分已經退步了。

  「何以故」?他們自己說,「我心常為疑惑所覆,於無上菩提不能解了」。我的心裡總是有很多的疑惑,懷疑佛所說的,懷疑自己,沒有信心,對於無上菩提的大法不能解了。「云何我等當作佛耶不作佛耶,於墮落法亦不能了,云何我等當墮落耶不墮落耶」。你看心裡面很多的懷疑,懷疑我自己能成佛還是不能夠成佛?佛講的,說人本來是佛,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可是我對這句話不能解了,懷疑,對自己所做的,叫墮落法,也不能明瞭,認為自己是不是會墮落?可能還不至於墮落,這些都是種種的疑惑。確實我們現代末法眾生常常會出現的疑惑。所以「以是因緣善法欲生,常為疑惑之所纏覆」。因為有了疑惑,這個善法就生不起來,善法被疑惑給纏覆住,不能提起勇猛精進,就懈怠了。彌勒菩薩跟他們怎麼說?他說「諸仁者,可共往詣如來應供正遍知所,而彼如來,一切知者一切見者,具足成就無障礙智解脫知見,以方便力,善知一切眾生所行,當為汝等隨其根性種種說法」。你看看多會講話,彌勒菩薩他自己不回答這些初業菩薩的問題,雖然他是等覺菩薩,這些問題他能不明瞭嗎?他完全可以自己解答的。但是他說你們可以到如來釋迦牟尼佛那裡,釋迦牟尼佛是應供、正遍知,正遍知是無所不知,所以釋迦牟尼佛是一切知者一切見者,具足成就無障礙智解脫知見,所以佛是圓滿的大覺,什麼問題都能解決,你們這些疑惑可以請教我們的世尊,他一定能以方便力,善知一切眾生所行,他知道你們的根性,可以為汝等隨其根性種種說法。你看勸他們到佛那個地方去請教,然後他們就去了,向佛那裡請教。見到佛痛哭流涕,慚愧懺悔。所以佛給他們說法,讓他們覺悟,最後還給他們授記,說他們在末法時代可以往生極樂世界。從這裡我們看到,這些初業菩薩之所以能得度,多虧有彌勒菩薩,而彌勒菩薩真的是善巧言語,『出言要順人心』他做到了,讓這些業障深重的菩薩聽到之後很歡喜,很願意受教。所以我們學習弘法利生、要向別人介紹佛法,這一招我們要學,要懂得謙和,懂得讓別人生歡喜心,但是又不是諂媚巴結,正所謂質直柔和,這才能攝受眾生。


奉行

忏悔
4

顶礼
1

感恩

感动

赞叹

随喜

支持

刚表态过的朋友 (5 人)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2-7 04:10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