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简体中文

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找回密码
 注册(原因請填“阿彌陀佛”)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2012-12-30 14:46| 发布者: 七寶蓮花| 查看: 144311| 评论: 0

摘要: ABZ13 太上感應篇彙編(視頻、國語、跟進更新中)2012.12.27 香港佛陀教育協會 57-109
第二十四集(2)


  【左官請曰。試取破戒後事稽之。須臾抬兩大箱至。皆令新淦卷案也。凡一柬一揭。及平日戲書方寸之紙俱在。皆有氣騰上。青黑赤白不一。命各檢一處。先檢黑與青成聚。次檢白聚。次檢赤聚。聚成青者隱。黑者縮小如箸。】 

  『箸』這個字念「祝」,就筷子。 

  【而赤聚赫然獨盛。王傍睨聚中。】 

  『睨』這個字念「逆」。 

  【見所刻金剛經。好生篇。俱在。聚畢。主者聲少和。顧左官曰。是知植德。尚有生理。損其五官。全其軀命可乎。命獄卒抉去其目。置殿柱上。光炯炯四照。王念目已被抉。安得能視。轉念間。忽然昏暗。宮殿吏卒皆無所睹。第覺有人拍其背曰。速去。速去。少頃一跌而寤。次日雙目遂瞽。乃棄家修道。後以禪悟。兩目復明。歷遊雲棲博山之門。真參實證。兼行大悲懺法。再生者十二年。夫人自聖賢而外。無日不在過中。所恃以挽回造化者。惟在能改耳。否則。前因既劣。後業復增。即多福多男。到那一息不來時。惟有業隨身。止見閻王查算之苦。家產可能帶去否。兒女可能替得否。思之思之。】 

  我們到這裡,這一段裡面有幾個單字,我再跟大家解釋一下。『天台』在浙江東部,現在是算台州市,天台很有名,叫天台山,我們佛門裡面有天台宗。這個『王璧如大師』,這是他出家以後的法號,他本名叫王『立轂』,王立轂,這個字念轂(音古),王立轂。他是在一五七八年到一六三O年,等於是在差不多五百年前。他當時擔任新淦縣的,新淦縣在江西,江西的新淦縣的縣長。他後來為什麼會出家?因為他在審案的時候,他看到兩邊對簿公堂,冤家相對,冤家相對以後,在那邊呼喊冤枉,在那邊呼天搶地,他看到以後嚇到了,覺得因果可怕,然後就趕快辭職,告老還鄉。表示這個人悟性很高。這是真的,我在批公文的時候常常看那個筆錄裡面,兒子告爸爸的、女兒告媽媽的,就為了錢,在那邊起爭執。你就會發現報恩報怨、討債還債是千真萬確的。所以這個情形有點,我的情形看來跟他一樣,就是看那個公文裡面可以看到因果,看到因果故事的糾纏。 

  他後來辭職以後他就告老還鄉,他母親往生以後,他就到西湖禪寺修行。方外,方外就是修行人,這佛門裡面就稱他叫「鎬上人」,一個金字旁,加一個高低的高。這個方外的意思就是世俗之外,神仙居住的地方,我們講清淨的佛門叫方外。他修行二十年,苦行二十年,這個人很不簡單,苦行二十年,以苦為師。後來坐化,他是坐化的,在武林雲居庵,一個廟裡面。這個『諱』就是已故的、已經往生的尊長的名字。『萬曆丙午』,萬曆丙午就是公元一六O六年。『鄉薦』,鄉薦就是要考試的時候由州縣來推薦。然後考試以後,就是考中,在鄉試裡面考中了,叫領鄉薦,這個意思。那「新淦」剛已經解釋過。 

  『戊午』大概是一六一八年。『入覲』就是到京城裡面去見皇帝,叫入覲。『蕪湖』,就船停在這個蕪湖,蕪湖是在安徽省蕪湖縣的西南。『叱』,叱就是責罵的意思,『王呼名叱』,這個叱就是責罵。『丙辰』,丙辰是一六一六年。這個第二行的『八月輒空之』,輒是就的意思。接下來第三行『不得不爾』,那個不爾就是不得不如此。『陽算』,陽算就是陽間的壽命。『猙獰』,大家都知道猙獰鬼。『捽縛』,這個念捽(音昨)縛,這個書本裡面是寫捽縛,捽縛就是抓住頭髮,就把他抓那個頭髮就這樣揪著走。那稽,『後事稽之』,這個稽就是考核。『一柬一揭』,柬是什麼?一柬就是我們講說請柬、請帖,這是信件的意思、名片的意思。一片,就是這樣,叫做柬。『一揭』,揭是古代的公文的一種,一揭就是古代的公文。那箸,倒數第二行,『黑者縮小如箸』,箸就是筷子。『騰上』就是氣味往上飄。『赫然』就是盛,很茂盛的樣子。然後『睨聚』,睨就是眼睛斜著看,斜著眼睛看,斜視。『植德』,九十六頁的最後第二個字植德,植德就是培德。接下來,九十七頁的第一行『生理』,就是還有生存活命的希望。『抉去其目』,抉就是把眼睛挖出來,挖出眼珠。『炯炯』就是很亮。接下來就是第三行,第覺,『第覺有人拍其背』,第是個副詞,就是只,或是但。接下來『雲棲』,雲棲大師也可以講說我們蓮池大師的法號,稱名,我們叫他雲棲大師,就是蓮池大師。蓮池大師他本身字祩宏,號蓮池。三十歲以後他就出家,行腳多年,後來在杭州的雲棲山那邊駐錫,創建了禪林。他鼓勵念佛,嚴持戒律,壽八十一歲。他有《蓮池大師全集》,末學就很喜歡《蓮池大師全集》的開示。他還有寫《緇門崇行錄》。 

  這個『博山』,它不是一個地址,這個博山就是禪宗裡面那個博山宗門,就它一個宗派,它這屬於明代曹洞宗的一個宗派,分出去的。這個博山宗門的創始人就叫元來禪師,元旦的元,元來禪師。他十六歲的時候從五台山靜庵寺出家,後來他看禪宗裡面有一本叫《景德傳燈錄》,就是禪宗的一些公案都在裡面,他看那個《景德傳燈錄》開悟了。後來隨著他去參訪一位慧經禪師,蒙他的印可。這個印可就是印心的意思,就是印證。後來他就在信州的博山,信州的博山就是在江西省廣豐縣,在那邊落腳,在那邊蓋一個能仁寺,在那邊修行。這位元來禪師,他一生提倡「禪淨不二」,以一心不亂,專持名號,為淨土之要諦,寫了一本書。後來又人家尊稱它叫《博山無異禪師廣錄》,他寫了這本專集下來。一般提到這個博山,就指這個博山禪師,就是元來禪師。 

  接下來『大悲懺法』,這個大悲懺法我想大家都很熟悉,是天台宗的四明知禮法師所編的。它又叫做「出像大悲懺法」、「大悲心咒懺法」、「千手千眼大悲心咒行法」。末學以前也有拜過大悲懺法,它是可以懺悔罪愆業障,也可以往生淨土的資糧。它裡面最精彩的就是觀世音菩薩的發願,「南無大悲觀世音,願我速知一切法,願我早得智慧眼,願我速度一切眾,願我早得善方便,願我速乘般若船,願我早得越苦海,願我速得戒定道,願我早登涅槃山,願我速會無為舍」,無為舍就是我們證法身。「願我早同法性身」,證得法性身。這個非常好的一本懺悔的懺法。後面是「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那個刀山就什麼?就是我們的這種瞋,殺業。你只要大慈悲心一出來,你自然而然你就調伏了,這個我若向刀山,刀山自摧折,所以大悲心,即大悲心者,就是直心、深心、大悲心。「我若向火湯,火湯自枯竭」,火湯就是煩惱,你只要大悲心出來,煩惱就不見了,就是我若向火湯,火湯自枯竭,就枯掉了。「我若向地獄」,地獄就是什麼?地獄就是暗無天日的這個痛苦,「地獄自消滅」,地獄是什麼?瞋心。「我若向餓鬼」,餓鬼就是貪心不足,「餓鬼自飽滿」,就是飽滿了,就滿足了。「我若向修羅」,修羅就是嫉妒,「惡心自調伏」,這個是觀音菩薩的願。「我若向畜生」,畜生就是沒有智慧,「自得大智慧」。 

  這個白話解,我來解釋一下:明朝天台王璧如大師,名諱叫立轂,在明神宗萬曆三十四年,西元一六O六年,考上鄉試,分發到新淦縣,今天的江西省內當縣長。那麼從小他就受持不殺生、不偷盜、不邪淫、不妄語這四條戒。這四條叫性戒,那不飲酒叫遮戒。性戒的意思是說,不管你有沒有持戒,做了、犯了就有果報,這叫性戒。後來因為他當官而廢止不持。這個破廢我很能體會。記得有一次,我去參加長官的應酬,那好幾年前了,那長官就跟我講,你現在那個辦公室就是我蓋的,我蓋那麼大給你們辦公去用,那我敬你。那是我們局長,那我敬你,就一杯紅酒端起來,來來,乾杯!我就是不喝,我說抱歉,對不起,我有受戒,我不能喝。我就放著。那剛好旁邊有另外一個同事說,抱歉,局長,我代他喝了。幫我就乾下去了。就是要堅持!有時候,人在江湖,剛剛他講,他人在官場,不得不如此,但是這個還是要一個堅持。 

  閻王就問他說,你為什麼要放棄這個齋戒?因為你不管持五齋、五戒,或者持八關齋戒,它都有功德的。八關齋戒我們說,不殺生;不偷盜;不淫戒;不妄語;不飲酒;不戴花鬘、不塗香水;不往歌舞伎樂;不坐臥高廣大床;第九個不非時食戒,就是過午不食。前八條是戒法,後面那個過午不食是屬於齋法,齋就是清淨的意思。所以八關齋戒是佛陀為在家居士所做的出家法。閻王說完以後,就命人拿簿冊給王立轂看。他說看到他的名字,何年何月有何事都記錄得很清楚,一直到丙辰年八月就空白。可見怎麼樣?人生真的有劇本。所謂老法師講「一飲一啄,莫非前定」,真的有生死簿這個東西。但是下面就空白,就等於生死簿,你如果還有活下去,裡面就還有記錄。所以他看完以後,他就向閻王叩首說,我在官場,實在是不得不如此。閻王說,你說的固然有理,奈何你陽壽已盡了。就下令將他抓入地獄。那個時候來個可怕的猙獰鬼,做出要揪頭髮將他捆綁的樣子。左處的判官就請示說,不妨先拿他的破戒以後所做的事來考核一下。不久,獄卒就抬了兩大箱出來。你看,馬上就清算了,結算。那都是他在當新淦縣縣長的案卷、公文。凡是他寫過的一封信、一張公文,以及平時好玩的所寫的一小片的紙條,都在裡面。紙張上面就有氣,騰騰的上升,有青色的、有黑色的、有紅色的、有白色的,『赤』就是紅,都不一樣。 

  講到這裡,各位就想說現在人很少寫信,現在都打電腦對不對?Email、MSN、即時通、微博,都一樣。你說把它刪除,對不對,你刪除,好像船過水無痕,好像沒事,對不對?我跟你講,警察真要破案的話可以重新幫你還原,高科技可以把它還原。所以你寫下去跟這個道理是一樣的。我們台灣最近發生,高鐵,有一個王姓男子,把爆炸物放在高鐵上面,要爆炸高鐵,炸掉,結果沒有炸掉。後來警察就去追,追以後,他是找另外一個人當替手,去買一部經過第二個人再去轉手的車,他以為警察追不到,後來就追到。這個主嫌犯為什麼後來抓到?因為曾經他犯一個家暴力有留下記錄。我們用DNA鑑定,後來就還原他的童年記錄,然後再看他手機資料,一對就破案了。所以他剛才講說,那個寫過的字條、公文,它會有青色的、黑色的,大概青色、黑色是不好;紅色是最好的,是《金剛經》跟《好生篇》,白色可能是就是不善不惡的,那氣就飄上來。講到這個地方,各位就覺得說,真的會這樣嗎? 

  我舉一個例子給各位聽,是倓虛老法師的《影塵回憶錄》裡面有提到這一段。倓虛老法師十七歲的時候,在河北,他的同學金德勝死掉,去參加他的葬禮,婚禮後四天死掉,因為得霍亂他的同鄉金德勝死掉。倓虛老法師他俗名叫王福庭。他後來回去就嘔吐,他就很緊張,他說糟糕了,因為那時候也沒有什麼醫藥。所以他後來回去就嘔吐,嘔吐以後,他就好像睡著就死掉,那魂就飄出去了,飄出去以後,鬼差就把他抓走以後飄飄,飄山過海,就飄到閻王那邊去了。去了以後,他就看到這個鬼差在那邊寫資料,他就問鬼差說,這個陽間超度誦經有沒有用?他說當然有用。他就給他看,他說你看這個是剛往生的牌位,請出來,你看就是有香紙經卷,有香煙在吹那種感覺,煙就吹上去的那種感覺,陽世人在給他做超度。後來閻王要審案的時候,就問他,說你已經死了,你知道嗎?倓虛老法師就說,可是我媽媽會想我,他就跟閻王在那邊對話。閻王說你不知道你死了嗎?他說你可不可以放我回去?他說小時候我舅舅跟我講,念《高王觀世音經》念一千遍就可以不用死,我真的兩天就念了一千遍。閻王就跟他講,有,你那時候十七歲,延長五年到現在二十多歲,怎麼沒有延壽?他就跟閻王講,說閻王,我再念《金剛經》,我一天念十遍,你就放我回去好不好?閻王當然知道他是未來的倓虛大師,他說好,就把他放回去。放回去以後,快到他家的時候,他躺在那個炕上,他媽媽在那邊哭泣。他快到的時候,鬼差就把他臀部一踢,「你回去!」他又醒過來,已經是中午十二點了。這是倓虛老法師講了他到陰間的一個故事。 

  接下來閻王就命令手下將它們分類,先挑出黑的、青的聚在一起,其次是挑白的聚在一起,再把赤的聚在一起。聚成青的這一堆就隱沒不見了,黑的那一堆就縮小像筷子一樣。唯獨赤色這一堆赫然的明亮。王立轂站在旁邊斜眼看著那一堆資料,發現是他從前所刻的《金剛經》,還有《好生篇》,都在。看完這一堆後,閻王的聲調就稍微緩和,就看著左邊的判官說,他還知道積德,還有活命的理由,好了,就損壞他的五官,保全他的身體跟生命就可以了。閻王就命獄卒把他的眼睛挖掉,放在那個大殿上,黏在那個地方大殿的柱子上,眼睛還炯炯的照著四方。王立轂想到說我眼睛挖掉,怎麼會在牆壁上還可以看得到?我跟各位講,就是我們本有的這個覺性,我們的這個覺性。我們現在因為迷了,我們的覺性就變成阿賴耶識,就八識五十一個心所。我們這個覺性,它本身就具有見聞覺知的作用,你看東西、你聽東西、你吃東西,那就是見聞覺知的作用。 

  我常常講一個酸辣湯理論,我在講《明因果》裡面講。我去素食店,看到一個女孩點酸辣湯,酸辣湯太冷了,她說我不要,你再給我煮一碗,她這個覺性迷了。那個酸辣湯吃下去,這個酸辣湯如果是熱的、是溫的、是冷的,你吃得很清楚,那個很清楚的,叫做我們本來的佛知佛見,就是那個覺知性。可是因為我們有習氣,我們會有執著,在我們眼見色、耳聞聲、鼻聞香、舌嘗味,在嘗味的時候,碰到酸辣湯那一剎那,舌根碰到物質那一剎那,馬上你的執著就起來了,你的心就起心動念。你的心起心動念以後,你的習氣就出來,說我不要喝冷的,我要喝熱的,那個習氣就出來。本來如果你不執著、你不起心動念的時候,那個覺知性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非常自在,那就是我們本來的面目,那是覺知性。可是你一動念以後,你一起心動念以後真如變阿賴耶識,真如智慧變成煩惱無明。「我不要」那就變成執著,變成煩惱了,那就變成習氣跑出來了。剛開始接觸的那個第一念,那個具有見聞覺知的作用,它是無形無相的,非大非小,非青黃赤白,非大小方圓。這個身體只是業報身,它是假四大,地水火風,還跟五蘊色受想行識,四大五蘊和合體而已,假體。你燒掉以後,燒掉,你燒不了那個覺性,那個覺知性。所以我常用這個酸辣湯理論,在還沒有起心動念的那一剎那,那個叫本有的覺知,本有的見聞覺知。 

  所以在平常,我們講說,在眼曰見,在耳曰聞,在鼻能嗅,在舌能嘗,在手能抓,在腳能走,那個就是我們的覺知性。所以為什麼他死掉,眼睛被挖起來放在牆壁上,它會炯炯發亮?那覺知性,那見聞覺知一直都在,始終不生不滅。所以他在轉念間,他忽然間就覺得昏暗,宮殿中的官吏跟獄卒都看不到了。只覺得好像有人拍他的背說,快出去,快出去,不久他摔了一跤就醒過來了,第二天眼睛就瞎掉了。『少頃一跌而寤』,就醒過來。你看陰間被挖掉眼睛,你好像就發生一個車禍一樣,跌倒了起來以後眼睛不行了,這個道理一樣,眼睛就瞎了。他後來就離家去修道了。後來因為修禪定而得到悟道,眼睛又恢復光明(這等一下,往後等一下我會提一下)。為什麼?因為他業障消,因為他悟道了,悟道以後他有功德力,可以滅罪。後來他遍游雲棲諸佛寺及博山宗門,參禪得到證悟,並修大悲懺法,又多活了十二年。 

  所以像淨空老法師,算命講他四十五歲要往生,延壽到今年已經八十七,還在大轉法輪,這叫什麼?真正開悟的聖僧,他們見思惑破了、塵沙惑破了,沒有我法二執了。住在世間,弘宗演教,他是願力,也是佛菩薩的安排,教化因緣未了,所以他還在住世。所以你看老法師,我這次陪他到巴黎參加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的會議,他一天這樣忙下來,還要跟澳洲圖文巴的市長開會,我都很佩服老法師的體力。在大會已經開會一天了,八十七歲的高齡了,他還有辦法,到最後一天大會,聯合國要開一個,結束的時候有一個聚會餐,他致辭也講了十幾分鐘的話,鼓勵大家。完了以後說,我還不能跟大家用餐,我要下去跟圖文巴的市長開會。他一開會又開了一、二個小時,開到晚上(巴黎的時間)八、九點才結束。你看那種體力,根本不輸給年輕人,他是什麼?願力身。願力身是什麼?就是《了凡四訓》裡面講的「義理之身」,我們佛家講叫願力身,所以他的壽命延長,是為眾生說法,為見證、表法。 

  中國的東北劉素雲居士得紅斑狼瘡,因念佛聽經得定而病好了,她住世也是跟佛一樣。她三轉法輪,跟淨空法師一樣,勸轉、示轉、證轉。勸就是勸導大家,示就示現,證,我做給你看。老法師也是勸轉、示轉、證轉。所以他能夠再多活十二年,道理跟老和尚這個一樣。挽回的造化,依靠就是能夠改過而已,我們能夠挽回造化。造化就是上天、命運,就是靠這個能改過而已。否則前因已經造得不好,後來惡業又繼續增加,即使多福報、多子孫,等到一口氣不來,只有隨業受報而已。只看到閻王查算的辛苦,想想看自己家產能帶得走嗎?兒女能替得我們受果報嗎?好好去思考思考。這一段的白話大概意思,我講到這裡,等一下最後還會做一個結論,我再來講。我們再把這第三段「符仲信」念完。 

  【宋符仲信。富而好施。年三十五。病忽危頓。自言至冥。遇故舊數人。呼曰。恩公何為至此。相與拜求一吏。吏曰。此人本合饑寒。以心好施濟。故能白手起家。壽本五十九。以不燒香。睡起遲。今皆削盡。數人曰。二事小過。何至如是。吏曰。不燒香。即無敬天地之心。睡起晚。即有多淫之意。何謂小過。眾驚顧曰。厚德如符公。尚以此減削。人可自恣哉。未幾卒。夫人生最難得者在壽。而冥中所奪者亦在壽。故太上諄諄言此。所以惕人慎一念之錯。享五福之先也。此太上之慈悲莫大焉。】 

  這一段裡面,我把單字再解釋一下。『頓』就是混亂的意思。『故舊』就是他的好朋友。『相與』就是共同、一道。這個『合』就是應當、應該。『施濟』就是幫助、救濟。『顧』就是回頭、回首。『自恣』,這個自恣就是放縱自己。『五福』就是我們常講五福臨門,第一個壽,就是長壽;第二富,就是富貴;第三個康寧;第四個攸好德;第五個考終命,「考終命」是善終,它是五福臨門,這是在《書經.洪範》,就五福。『五福之先』,就是第一個長壽,先就是第一個的意思。 

  我們現在來解釋這個白話:宋朝的符仲信,家中富有,又喜歡布施,在三十五歲突然病危昏迷。你看,棺材不是裝老人,有裝年輕人,三十五歲而已。所以證明什麼?六祖大師講福不能抵業。禪宗五祖要傳衣缽的時候,叫他們弟子作偈頌,五祖叫他們弟子寫偈頌。他講,汝等終日只求福田,不求出離生死苦海,自性若迷,福何可救?最近我一個好朋友,也是很喜歡做善事,六十二歲走了,做很多善事,到越南去救濟。你看,福還是不能抵業。六祖說,六祖就跟我們講,「迷人修福不修道」,迷人就是沒有開悟的、沒有智慧的人。「迷人修福不修道,只言修福便是道」,就是我做善事就是修行,他不知道善還要到至善圓滿,至善圓滿是開智慧。「只言修福便是道,布施供養福無邊」,你供養很多、布施很多,布施供養福無邊,無量無邊。「心中三惡元來造」,三惡是什麼?貪瞋痴。你在做善事當下,你的貪瞋痴還是沒有斷,心中三惡元來造。擬將修福欲滅罪,罪是什麼?罪就是你的業,「擬將修福欲滅罪,後世得福罪還在」,你的業還在。 

  符仲信他自言自語,他就自己說,說他到過陰間,遇到幾位朋友,叫他說,「恩公,你怎麼到這裡來?」所以人如果要往生前,人如果真的要往生的時候,如果沒有到極樂、沒有到天界,如果到陰間,他會先看到舊人。我一個朋友周耿民(音),他的外祖母要往生的時候,在台北的馬街醫院。我去跟她說法,他外祖母就說,她就跟周居士講,說你姑姑站在那裡,你阿姨在那裡。姑姑、阿姨都已經往生了。阿嫲,她們不是往生了嗎?她說對,她們現在在那邊等我。你看,她還沒有往生就在那邊等了,就會見到。這他故舊老友就陪他去見一位陰吏,陰吏就是冥官。陰吏就說,這個人本來是應該要受飢餓報,因為喜歡布施救濟別人,所以能夠白手起家。那表示什麼?現做現報,現世報,他行善還是有得到果報,只是功德力不夠而已。壽命本來是五十九歲,但是平生不燒香,又睡到晚,睡到晚起,現在壽命已經被削盡了。聽起來很恐怖,睡太晚不行。尤其現在台北人,有時候一睡睡到十點、十一點,太陽都出來,快中午,早餐、中餐一起吃,看到這一段就要嚇到了。早起早做功課。這幾個就說,這兩件都是小過,為什麼還會遭受這樣嚴厲的處罰?陰吏說,不燒香就沒有恭敬天地神明的心,睡到晚就有淫思過度的現象,身體累,怎麼可說是小過失?眾人驚嚇,回頭看著符仲信說,像符公這樣厚德的人都因此而被削減壽命,人怎麼可以太過放縱自己?沒多久,符仲信就死了,還是逃不掉。這裡講還是死,定業未轉,劫數難逃。 

  福報是五福最好。我有個朋友,剛才提的那個趙姓的朋友,也是喜歡這樣做好事,但是有沒有開智慧我就不知道。我另外一個陳姓的朋友也是一樣,喜歡做好事,我叫他聽經念佛,他說沒時間,結果一跌倒就往生了。所以拼命做,以為自己可以活得很長,他不知道生死無常,「無常大鬼,不期而到」,沒有事先約好的,我要去你家好不好,沒有這樣的。所以我們要有這種警惕,要趕快修行,主人翁醒醒乎?趕快覺悟最重要,業趕快消,煩惱趕快斷。自己要有把握,煩惱斷了沒有?執著放下來多少?習氣放下來多少?這樣叫做生死有把握。一天比一天少,老和尚講,一天比一天少,一個月比一個月少,一年比一年少,少到後來全部煩惱習氣都放下,你才是生死有把握。沒有一件福報,沒有一件好事,比了生死更重要,絕對!世間的錢,賺錢,你有福報才有那個錢,沒有那個福報,沒那個錢,「一飲一啄,莫非前定」。所以人生最難得就是壽命,而地府對造惡的人所削除的也是壽命,這句話一定要記得。 

  福不是用求的,各位一定要記得,是種來的,像農作物一樣。你想要長壽,你不種因、不播種,不可能。你想要長壽,你要長壽不多病,你要種不殺生的因,要種慈悲種,要修行、要滅罪、要消業。如果你不種這些因,你求到死也求不到,不是很多人也得了重病嗎?後來也是求神問卜,不但是一般的人,包括我們學佛人。我所知道的一位老師姐,她後來就得癌症,我們在台北,大家都認識她的名字,非常熟悉。她後來癌症的時候,也是緊張得不行,去求拍打法,去找這些醫術,後來還是往生了,也是不勝唏噓。我們要學什麼?我們要學劉素雲,我隨時都可以走,你看她隨時可以示現、可以表法往生極樂。所以一定要記得,你如何種因,佛陀給我們提供完整的修行方法,五種修法,至少要得人身,三皈五戒、五福要守住。太上老君諄諄教誨這些道理,就用來警惕世人須謹慎,不得有一點差錯,人生不能重來,這樣才能享五福中的第一福「長壽」,這是太上老君對世人莫大的慈悲。 

  接下來這兩段我們來總結,講一段智慧啟示,讓各位能夠得到受用。剛才有幾次說抓鬼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有這樣,我講一個故事給各位聽。剛才講到說王璧如,船停在蕪湖的時候,人在那個船的上面,大概是有點打盹,那魂就被鬼神抓走了,被閻王派人抓走了。像這樣的話,就好像說你在車上,好像在坐船的時候這魂被抓走了,到底有沒有這種可能?現代的人,你不拿證據他不相信,到底有沒有這樣的?怎麼好好的一個人被抓走,突然間在現場就死掉了,或者魂不見,就是昏倒了。 

  我舉一個例子給各位聽,這是我根據一個聯合報(台灣有個「聯合報」)的記者叫邱傑他寫出來的。邱傑他去訪問當事人,他說我們台灣桃園的地方法院有一個書記官他已經往生了,在一九七九年五月的時候,這個查一峰就往生了。另外一個書記官叫劉國浚,這個書記官劉國浚跟查一峰體型、長相、個性都很像。那邱傑的這個標題叫「還魂記」,這兩書記官面貌酷似,勾魂使者捉錯人。結果這個記者就去訪問當時救劉國浚的這個檢察官,林金本檢察官。因為劉國浚他後來回憶說,他當時覺得喉嚨這邊有點痛,他被脖子勒住了,勒住以後,他就不自覺的走到法院的檢察署的大廳,要去餐廳的方向。就到中午十一點快十二點的時候,就昏倒在大廳現場,就被檢察官林金本發現,馬上叫這個陳信貴(法警)趕快把他救起來以後,用車子送到桃園的敏盛醫院,那就等於十二點多就送進醫院。他到醫院的時候,這個指甲就黑了,像要死掉了,就開始打強心針,電擊就打下去了。這個時候,他魂已經被抓走,但是人的身體在敏盛醫院急救,還有點微弱的氣息,但是魂已經被抓走了。抓走以後,他就覺得飛得很快,到一個房間,突然間,門就踹開,就進去了。進去就看到一個穿黑袍的那個高大的人就出來,那個是冥官。 

  冥官很厲害,冥官的頭腦比那個電腦還厲害。他說你怎麼抓的,他怎麼抓過來?放回去,放回去,抓錯了,放回去!這小鬼看錯了,就他把放回去。他說,不是你讓我抓的嗎?放回去,放回去!他就放回去了。放回去以後,他沿途還跟他講說,你這樣,我告你妨礙自由!他搞司法的,告你妨礙自由。他就快到的時候就放回來。後來記者問他說那到底是在哪個地方?他說我不曉得,就是一片很大的門,一轉過去,就他的空間了,不同維次空間,老法師講得沒有錯。在這個地方,五趣雜居地,不離這個地方,這凡聖同居土,這是千真萬確。就他放回去以後,就是繩子把它扔開以後,好了,你回去。就把他踢下去,跟前面那個倓虛老法師一樣,就把他踢一下,好了,你回去。他醒過來,已經在敏盛醫院躺了三個多小時,後來急救就好了,他也沒有病。劉國浚現在好好的,各位有機會可以去訪問他,這是記者訪問的。這個就是「還魂記」,是千真萬確的,他被抓入陰間。 

  那接下來再跟各位講一下,符仲信他死掉,還是做善事,他死掉。我有一個蓮友張居士也是一樣,他喜歡做善事。齋僧大會,到金門去參加,做那個水陸大法會,因為有八二三炮戰死的很多士兵,他就去那邊做超度法會。他福報算是很大,全國齋僧大會,還有我們這某一個佛寺的護法總會,他去做,做很多善事。結果,金門的水陸大法會做回來以後,他女兒突然間病危。他開一個公司,他女兒跟他非常要好,非常疼他的,他這都依靠她,那他盡量去做善事。結果就是馬上送到林口長庚醫院,插管以後,一天一夜就死掉了,他非常傷心。他修行修得也不錯,還有他福報很大。他後來因為太忙太累了,就得了一種病,就是我們台灣講的俗話叫飛蛇,飛蛇就從這個眼睛這邊這樣穿過去,這個病毒就這樣感染到整個腦部。到榮總醫院,幾個醫生會診,本來是要動刀子。因為他忽然看不見,那個病毒穿過,他看不見,兩個眼睛都快瞎掉了。 

  張居士是我非常仰慕的大德,跟符仲信一樣,在我之上,不在我之下,我們只是沒有真參實證。後來他就想到台北龍山寺,口袋裡面有觀世音菩薩的相片。他就開始就默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念到後來,慢慢慢慢的,就看到一線曙光,就看到光明了。那後來經過一些療法以後,物理療法以後,到後來就恢復。有一回,在一個戒會裡面,我跟我一個朋友在辦一個五戒、菩薩戒戒會,我就看到他做功德主。我問師姐,他太太,我說妳有沒有殺過蛇?她說倒是沒有記憶了,「不過師兄你這樣提,我倒想起來,我媽媽要往生的時候,我夢見一條很大的蛇,在夢中」。她的習氣跑出來,那個張太太,「我就看到蛇進來,我就拿一個棍子要把牠打」。你看,我們阿賴耶識裡面那個瞋心,殺業的種子都還在。她自然後來就去拿一個棍子要打那條大蛇,結果夢中那條大蛇就跑掉了。那是要來討債的。結果他女兒要生病的前幾天,一條真正的蛇,躺在他女兒房間的旁邊,那多可怕。後來叫消防隊把它抓走。到底結果怎麼樣,不知道。我說你趕快給牠超度,趕快懺悔業障。所以看過這個王璧如大師,他後來又恢復了,他真參實證有功德力。再看到這個符仲信往生,我在這邊來供養各位,不是你拼命去做好事,好事好,可是你要悟。 

  唐朝的馬祖道一禪師的弟子,老和尚也講過這個公案,叫龐蘊居士,非常有名,他的太太叫龐婆,他女兒叫靈照。他開悟的時候,他跟著馬祖道一禪師,「馬祖建叢林,百丈立清規」,這我們禪宗非常有名的祖師。他跟著馬祖道一禪師修行,開悟以後,他留在老師旁邊服侍兩年。後來他隨緣入世,教化眾生。他變賣家產,把財物全部沉到湘江的水中,後來行腳到湖北襄陽,他到襄陽鹿門,跟他太太龐婆還有他女兒靈照,過著耕讀的生活,就是種田、耕讀的生活,還讀書,讀佛書,讀佛經。當時他把錢沉在湘江裡面,民眾看到就跟他講說,龐居士,你為什麼把錢放在湘江?錢可以做好事,把它放到江裡面做什麼?他講了句非常有名的公案的話,他說多事不如少事,少事不如無事,還說好事不如無事。 

  這個無事,不是說沒有事做。老法師說什麼事都去做,但是就是沒有煩惱掛心頭,天天做事,天天無事,心中沒有事。你有執著、你有煩惱就有事。你沒有煩惱、沒執著、沒有牽掛,就是心中無事,這才是真正的無事。所以沒有一件事情煩惱掛在心頭,這樣他心就無爭、無事。所以他示現,龐居士示現不攀緣,這才是至善圓滿。所以說如果你處心積慮的想去做,但是你沒有悟,這樣也是不行。所以你心性圓滿,稱性流露,這才是至善圓滿的好事,出離三界。你不墮二邊,不起善惡二邊,不著,不執著。誰是你真如本性?一句佛號持到底。印光大師說,萬牛拉不回,那才是至善圓滿的功德。所以,你真能這樣,你真正有悟處。老和尚講,你會麼?就是你能夠明心嗎?老和尚常常講,你會嗎?那個「會」是禪宗用語,是說你能夠有悟處嗎?如果有悟,你就知道會跟王璧如大師一樣,可以延壽,延了十二年。這樣才可以滅罪,然後出三界,自己離開輪迴的枷鎖。閻王會恭敬你,從生死簿裡除名,這才叫地獄除名、天堂掛號。 

  最後我再來跟各位講,王立轂雙目失明,前面那個王璧如大師他失明,真參實證,然後又恢復光明。為什麼?因為他這個到了功德了。他什麼叫功德?他貪瞋痴已經斷除了,他自性的無量智慧寶藏開出來,功德可以滅罪,可以滅貪瞋痴,福德沒辦法滅罪。我們一般講福報、福德、功德。什麼叫福報?你有目的去做善事,那個叫福,那個是求福,那是容易變成痴福。什麼叫福德?就是你有持五戒,你喜歡做善事,但是出離心還不夠,沒辦法放下,還是著相,這個叫福德。什麼叫功德?就是滅貪瞋痴,勤修戒定慧,這個叫做功德。功德在哪裡?功德在法身裡面,不在修福,福只是一個基礎。你最後五分法身香開出來,戒、定、慧、解脫、解脫知見香,這五分法身香開出來,你就生死自在了。 

  最後我用禪宗一個有名的公案金碧峰禪師講給各位聽。金碧峰禪師他入定,定功很高。他喜歡一個缽,沒事情摸一摸。他入定以後,他時間到了,小鬼來抓他。奇怪,找不到金碧峰,怎麼辦?他就問土地公。土地公,「我知道他最喜歡那個缽」。就把它敲一聲。「誰玩我的缽?」他就出定了,抓到了。抓到以後他就覺得實在很洩氣。他最後說,跟那兩個黑白無常講,他說這樣,讓我看最後一眼好不好?讓我再摸一下,摸那個金缽。他就把那個缽拿上以後,他把最後的執著,跟他最後的最愛,把它拋向虛空,就破掉。破了之後,執著就破掉了。就寫了一個非常有名的偈:若要拿我金碧峰,除非鐵鏈鎖虛空,虛空若能鎖得住,再來抓我金碧峰。這非常有名。這什麼意思?你想要抓我金碧峰,除非鐵鍊鎖虛空,他心包太虛了,開悟了,以法身為體,證法身了,像虛空法界這麼廣大,開悟了。鐵鍊怎麼會鎖得住虛空?你把它吊起來?鎖不住,虛空若能鎖得住,當然是鎖不住。所以我們要心如虛空,我們的覺心就像虛空一樣。 

  今天我講第一堂,這是第二十四集了,是講經文的第十三句,我們就講到這裡,非常感恩各位同學、同參、大德。今天上課講到的地方,若講得不妥之處,請各位同修大德批評指教。阿彌陀佛。  


本文导航

手机版|Archiver|我的收藏|無量壽經專修網論壇 ( 皖ICP备13015885号 )

皖公网安备 34020702000262号

GMT+8, 2019-11-22 03:49

Powered by Discuz! X2.5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